新华在线科技 电信正文

深圳威斯登国际拍卖公司:浅谈瓷器对中国艺术品的影响力

2018/3/31 23:12:00   来源:互联网

作为中华民族特有的艺术品,陶瓷一直是受到了无论是民间和官场的喜爱,而著名的景德镇陶瓷更是闻名于世吗,让世人开始了解中国这么一个古老的国度,并且因为景德镇的陶瓷,传入西方之后,很多人开始是了解了中国。

陶瓷的英文名是 "china", 而在陶瓷的广泛流传之后西方人们开始给中国去了一个具有东方色彩的名字 "CHINA",这也是中国英文名的由来,人们在日后历史的发展过程中也是开始逐渐的使用起了这个名称起来,这也是中国的英文名的有趣的历史由来。

而由此产生的陶瓷文化更是深深的影响了中国文化,陶瓷图案里记载着的一些鸡鸭牛羊等图案,陶瓷是原始人类进入石器时代的一个重要的象征。

在中华文化中渊源悠久的历史长河中少不了陶瓷对于中国的贡献,陶瓷文化是人们中华文化的基石,我们可以感受到陶瓷文化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的巨大的影响。

一些十分珍贵的古玩字画也是从陶瓷中保留下来的,陶瓷的保存文化的能力是显而易见的,所以在许多出土的文物中陶瓷也是为数不多的可以完整的保留下来的文物,人们也已经将陶瓷当做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陶瓷已经是渗入了我们的生活,在我们的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中都可以看到陶瓷的影响,我们的生活离不开陶瓷,我们的中华文化因为陶瓷而变得越来越精彩。

清雍正 青花喜上眉梢抱月瓶

瓶小口,直颈,颈两边饰如意形耳,扁圆腹,椭圆形圈足。通体青花纹饰,颈绘竹叶纹,肩部及胫部分绘五出叶纹相对应,双耳各饰灵芝纹,瓶身一面画一对鹊鸲登梅树相互对唱,树底生矮竹几丛;另一面绘一对白头鸟栖息于杏花树上,一鸟回首仰望其同伴。底青花书「大清雍正年制」篆书款。青花发色清丽幽婉,浓淡有致,画工生动细腻。

这件做工精绝的抱月瓶,完美地诠释了中国明清陶瓷最流行的绘画题材之一:花鸟画。自古以来,中国绢本和纸本绘画题材可归纳为三大类:山水、花鸟和人物。独立的花卉题材早期多与佛教艺术相关,但其后(尤以十世纪为然)的花卉描写日益普遍。当时,花鸟这一自然写实的组合亦时可得见。四川成都的黄筌(约公元 903 至 965 年)便是以其「写生」花鸟画名噪一时。这种画风在职业或宫廷画师当中尤为常见。黄筌曾供职宫廷画院,其写生之作是先用工笔细线勾画轮廓,再用诸彩填施渲染。相比之下,徐熙(公元 937 至 975 年)出身优渥却一生布衣,其花鸟画风亦迥然有别。徐氏作品有较大的诠释空间,运笔具书法神韵,后人称之为「徐熙写意」,深受文人画派推崇。黄筌、徐熙均追随者众,其画意风骨自宋代以降长盛不衰。

雍正帝品味之高或许是清代帝王之最,可想而知,他对这批十五世纪花鸟纹抱月瓶亦青睐有加,他在位期间更命人烧造多款花鸟纹瓷瓶。就此而言,最接近十五世纪审美标准的作品可分为两大类。传世品中有寥寥数件小巧的雍正抱月瓶,其器型与十五世纪抱月瓶相若,前后腹亦各饰一只小鸟,其中一例为德拉梅尔旧藏(Richardde la Mare),2011 年经香港苏富比拍出。另外尚有一款更小巧的作品(高约 22 厘米),香港佳士得曾于 2015 年 6 月拍出一例(图二)。这两款小巧的抱月瓶通常瓶口外撇,且大多不带年款。以本拍品为例的第二类作品更为珍罕,它们通常高约 37 厘米,配圆直颈。北京故宫珍藏一例,图见《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青花釉里红(下)》,第 36 册,香港,2000 年,111 页,编号 97(图三),另一例为张宗宪先生旧藏,1999 年 11 月经香港佳士得拍出。故宫抱月瓶的年款与本拍品瓶底所见类似,而 1999 年拍出瓷瓶的年款基本上已磨蚀殆尽。

在装饰类似本拍品的较大雍正抱月瓶时,画瓷师基本上保留了十五世纪初及十八世纪较小作品的纹饰格局,与此同时也充份利用其较宽广的「画布」,将前后瓶腹的纹饰题材增至双鸟。就中国纹饰而言,人们常视梅枝上的黑白小鸟为喜鹊;但在布克菲(PhilipBrakefield)的协助下,我们终于确定立于本瓶梅枝上的并非喜鹊,而是鹊鸲(Copsychussaularis)。这种燕雀类小鸟,先前被划归为画眉科的成员。此鸟因啼声婉转而为人所喜,曾是极为常见的笼养鸟。至于杏树上的鸟儿,人们往往称之为中华「白头翁」,但该鸟喉部为白色,而本拍品的鸟儿却只有白色冠羽和胸羽。

本拍品前后瓶腹枝上的鸟儿均殷殷对望,而杏枝梢头位于左方的鸟儿则回首顾视同伴。这些鸟儿的构图方式与北宋绘画一脉相承,前述徽宗的花鸟册页便是最佳证明。综而观之,本拍品的纹饰格局要比十五世纪初的版本复杂,但其画工仍无比严谨细腻。与此同时,疏影横斜的虬枝与娇美的梅花对比鲜明,而叶繁枝柔的杏树也与饱满妩媚的杏花相映成趣,笔法意趣均深得丹青之妙。

清乾隆 外粉青釉浮雕芭蕉叶镂空缠枝花卉纹内青花六方套瓶

清乾隆 釉里红 " 穿枝螭龙 " 图葫芦瓶

清乾隆 粉地粉彩包狱式四系盖罐 (一对)

此对瓷瓶制于乾隆年间,器型恢宏,未见他例有录。疑为传世孤品。乾隆帝尤好器物仿摹创新。对瓶所绘包袱纹,近似于日式传统包袱布风吕敷,常见于日本漆器。如此包袱装饰,有见于御窑厂所制各式器物之上,如瓷器、金属胎画,珐琅、掐丝珐琅、料器、木作及漆品。虽则五花八门,饰包袱纹者,制量甚少。而如此对瓶,妙以粉地代常见之黄地,配以雅致之绿彩包狱,更为独特,鲜见于同类瓷瓶。经两百年沧桑,原盖尚存,完好无缺,甚为难得。清初,欧洲传教士来华引入西洋妍彩,清帝甚是钟爱,是以命研制新色仿学,谓之洋彩。对瓶所绘,粉地洋花绽放,所用颜料,正属此类。

可比较两件器形及纹饰相似之金属胎画珐琅彩黄地包袱纹罐,无盖,均署乾隆款,其一藏北京故宫博物院,展于《Splendors of China ’ sForbidden City. The Glorious Reign of EmperorQianlong》,菲尔德博物馆,芝加哥,2004 年,编号 336:另一件先后由洛赫爵士(1827-1900 年),英国威尔特郡放山居 AlfredMorrison(1821-9 年)及 Margadale 勋爵收藏,两度出售,分别于伦敦佳士得 2004 年 11 月 9 日,编号 19,及香港苏富比 2007 年 10 月 9 日,编号 1325(图一)。且可参考一乾隆款金属胎画珐琅黄地包狱纹盖罐,尺寸略小,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1999 年,图版 109(图二),以及一对同为放山居 AlfredMorrison 旧藏之盖罐,售于伦敦佳士得 2004 年 11 月 9 日,编号 20。

包狱纹瓷器甚罕,且每每器形、纹饰细节与此各有不同。参考一松绿地粉色包狱纹尊,录于《故宫珍藏康雍乾瓷器图录》,香港,1989 年,图版 40。巴黎吉美国立亚洲艺术博物馆藏青花长颈胆瓶,结以黄彩包袱作饰,也可比对,录于《LaChine des porcelaines》,巴黎,2004 年,图版 54,又曾展于《清代宫廷包装艺术》,故宫博物院,北京,2000 年,编号 66。

还可比较相类料器,如咸丰帝兄长恭忠亲王奕欣旧藏乾隆料瓶,整体作黄地牡丹凤纹包袱之形,瓶颈以粉色绶带打结束之,先后入 A.W. Bahr 及 Pauland Helen Bernat 伉俪收藏,录于莫士撝,《御制》,香港,1976 年,图版 41,售于香港苏富比 1988 年 11 月 15 日,编号 77(图三),现存香港艺术馆,展于《盛世华章》,英国皇家艺术学院,伦敦,2005 年,编号 168。《清代宫廷包装艺术》也载一包袱纹漆盒,可作参考,前述出处,编号 161。

同类漆盒,日本也有制作例,见一例,曾展于《东洋漆工芸》,东京,1977 年,编号 297。

此对瓷瓶乃胡惠春(1910-95 年)旧藏,胡氏为一代鉴赏名家,其珍藏名闻遐迩,多数陶瓷藏品已捐赠上海博物馆,现展出于暂得楼陶瓷馆,并曾出版于汪庆正、范季融主编,《胡惠春先生王华云女士捐赠瓷器精品选》,上海博物馆,上海,1989 年。2005 年,部份藏品展出于香港中文大学艺术馆、上海博物馆、北京首都博物馆协力举办之《暂得楼清代官窑单色瓷器》,香港,2005 年。香港苏富比 2012 年 10 月 9 日专场拍卖「敦朴涵芳:胡惠春旧藏清代单色御瓷」,售出十二件胡氏旧藏清代御蜜单色瓷精品。

清乾隆 粉彩盂兰盆供器 (七件)

佛教自西汉末年传入中原以来,对我国文化产生了深远影响。17 世纪中叶,清王朝建立,满洲统治者崇尚黄教,佛教在中国又迎来了一个新的大发展时期,特别是乾隆一朝,凭借强大的国力作为后盾,为了迎合当时宫廷信仰的需要,清宫造办处及景德镇御窑厂以铜、瓷等各类材质制造了一批类别广泛、品质精绝的佛前供器,本品即为其中之一。

本组供器分为供品及底座两部分,其中供品以黄地粉彩绘制花卉做圆框,内部镂雕盂兰盆供器,分为寿桃供、声供、食供等;下部底座又可分为三段:最上方台座装饰层叠莲花,下方基座则以斗彩绘莲瓣纹,中部镂雕变体花卉作为连接。整器造型工艺复杂,色彩富丽堂皇,绘画精细,雕琢细腻,斗彩与粉彩搭配运用,甚为少见。器底施松石绿釉,中心以红彩书 " 大清乾隆年制 " 六字三行篆书款。

盂兰是梵文音译,意思是 " 救倒悬 ",盆为汉语,是指盛放供品的器皿,《佛说盂兰盆经》记载有佛陀大弟子大目犍连在佛陀指点下救母的传说。因此自南朝梁武帝大同四年于同泰寺设盂兰盆斋以来,我国逐渐形成了举办盂兰盆会的传统,主旨是拜祭先祖,祈求吉祥平安。盂兰盆会一般在七月十五中元节举行,供品主要为各式蔬果,饭食。本套供器中多见食供,因此应是专为盂兰盆会所做。与盂兰盆供器相仿的佛前瓷塑供器有八吉祥、七珍等,其中以上述两者居多,盂兰盆供极为少见。查阅有关资料,北京故宫博物院梵宗楼佛前供器中陈设有一套盂兰盆供器,可资比较。

威斯登国际拍卖公司是近年来拍卖界的一匹黑马,在现如今行情低迷的拍卖市场,威斯登国际拍卖公司始终保持着高成交率的成绩,犹如黑暗中的一盏明灯,始终给着众多藏家一份希望,一份憧憬。威斯登国际拍卖公司总裁刘煜炎,7 日接受记者专访时说,威斯登国际拍卖公司上拍的藏品必须是经过严格的征集制度征集而来的,我们只要精品。今年是威斯登国际拍卖公司进军亚洲香港的第二个年头,这次迎春拍的出色表现,既表明威斯登国际拍卖公司已跻身并稳居香港拍卖市场阵营,也将推动威斯登国际拍卖公司发展再上一个大台阶。威斯登拍卖公司今年迎春拍称为 " 一场完美的拍卖会 ",也将是威斯登国际拍卖公司一个新的里程碑 "。

这就是威斯登国际拍卖公司精神,严格的藏品甄选制度,只求精不求多。这也促成了威斯登国际拍卖公司高成交率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拍卖是否成功关键还是看拍品的品质,如果依靠拍卖形式的创新,忽视提升拍品的品质,恐怕不会有质的改变与成交的希望。


责任编辑:helloworld

相关阅读

新华在线网(thexinhua.com)Copylift © 2017 thexinhua.com All Right Reserved. 佳媒平台[ www.mitiplus.com ]成员.

稿件、媒介合作:media@mitiplus.com 客服、投诉建议:service@mitipl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