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在线科技 电信正文

完结小说《爱是做出来的》在线免费阅读

2018/5/4 15:06:05   来源:互联网

----------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在微[][][]找【中意文学】回复190即可阅读全书--------------

初夜买卖

痛,好痛,撕心裂肺的痛。

“啊……”

秦荣一个挺身,直接进入了月娇娇的身体。

没有前戏,没有爱抚,她下面好像被撕裂般疼痛。

“求求你放过我,你放了我吧。”

月娇娇哭的像个泪人一样,乞求着秦荣。

“放过你?”

秦荣眼神迷离,狠劲的在她的身体上驰骋。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你不是在我的酒里放了春药吗,现在过来求饶,你装给谁看,恩?”说着秦荣又是狠狠的一个使劲。

“啪啪啪……”

肉体碰撞发出的声音大的要命,估计隔壁和走廊都能听到。

“求……求你放了我,我没有,不是我做的。”

初经人事的月娇娇只感觉下面疼的要命,加上身体一丝不挂,让她难堪至极,她一边推拒爬在她身上的男人,一边拉扯被子遮盖她的身体。

秦荣一把将月娇娇刚拉过来的被子扔到了地上,“遮什么遮,出来卖,还怕别人看吗?你也知道羞耻啊。”

“求求你,给我留最后一丝尊严。”

月娇娇双手护着她那娇嫩的小胸脯,可怜的小眼神直勾勾的看着秦荣。

“尊严,真是可笑!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小姐还有尊严的。”

秦荣掰开她的手,看着如波浪一样来回抖动的胸部,他更加激动了起来,猛烈的用劲,狠狠的进出,忽然一声闷哼,全数释放了出去。

“真是够浪的,水止不住的流,做小姐够资本。”

烙下这句话,秦荣起身,开始穿衣服。

月娇娇连忙拉了被子,缩卷在床角里,一吸一嗒的擦眼泪。

此刻她恨透了她的继父月继东,不是他将她送去小三培训班学习,不是他一手把她培养成一名任人践踏的玩物,她又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今天是她的初夜,就这样被她不认识的人给糟蹋了,月娇娇越想心里越难过,不由的嚎啕大哭了起来。

秦荣不耐烦的从衣服口袋了掏出一踏钱扔在了床上,这些够了吧,再装下去就没意思了。

在他的眼里,出来卖的女人都是咎由自取,都是为了钱,根本就不值得同情。

秦荣走后,王顺天立马进来了,满脸都是期待的样子,凑上前连忙问道:“怎么样?你跟秦荣提了没有,他是怎么说的。”

还没来的急穿衣服的月娇娇连忙将被子往紧拉了拉,吓的哆哆嗦嗦的,小心翼翼的说道:“我……我忘了提了。”

因为是第一次,刚刚她只顾着疼和羞耻了,老早就把王顺天交代的事情给忘了。

“什么?你忘了……”

王顺天立马就翻脸了,眼睛瞪的要吃人,抬手就照着月娇娇白嫩的小脸呼了过去。

“啊……”

月娇娇的脸颊立马出了血。

“你是个什么东西,老子花钱买了你的初夜,精心安排,将你送给秦荣,为的就是拿下他公司的发电项目,可你倒好,只顾着爽了,把老子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了。”

“啪……”

又是一巴掌打了下来。

“你个贱货!老子白白花了那么多的钱,还浪费了时间,和那么好的机会。”

月娇娇被打的晕头转向,眼前都发黑了。

“你给老子等着,老子这就给你爹打电话,让他退钱。”

×

赔钱货

别,别打,求你别打了。

月娇娇连忙抓着王顺天的衣角,希望他能放过她,要是让她的继父月继东知道了,又是一动惨打。

“你给我滚开。”

王顺天一把甩开了月娇娇的手,还出拨出了这个电话。

月娇娇刚走到小区的楼下,就看到黑着脸,站在哪里的月继东。

“你还有脸回来,你死了算了,你说我把你养大,还送你去培训学习,你这么就不争气呢。”

“今天不光没有挣到钱,还让老子倒贴了进去,你个赔钱货,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月继东一把提溜着月娇娇的衣领回了家。

“爸爸,你放过我吧,下次我一定会记住的。”

月娇娇吓的缩着脖子,恐惧的防备这月继东。

“啪啪……”

月继东不但没有放过月娇娇,反而加了手劲,照着月娇娇本来就已经被打红了的脸蛋,再次打了下去。

“叫你不长记性,叫你不要脸,只顾着享受,不考虑你爹的口袋。”

月继东一边说着教训的话,一边扇耳光,用脚踢。

“爸,你别打了,我记住了,记住了。”

月娇娇护着头,缩卷着身子拼命的往角落里躲。

“不打你,你就记不住,你就不知道什么叫做王法,如果再有下次,让我损失钱财,看我不把你打死,扔进河里喂鱼。”

夜晚,月娇娇脱了衣服准备睡觉,看着她身体上全都是被打的血痕,躲在被子里默默的流眼泪。

好多次她都想直接跳进河里淹死算了,可是每次走到河边,看着缓缓而流的水流,她就没了勇气。

都说死亡也是需要勇气的,可她才刚刚十八岁,正是美好的花季,还没来得急好好的感受这个世界,真的不舍的离开。

第二天一早,月娇娇还没有起床,月继东就闯了进来,从被子里把她拉了出来。

“你赶快起床,好好的打扮一番,我已经给你找好金主了,这次可一定要好生伺候,如果再把对方给我惹怒了,小心我扒了你的皮。”

月娇娇很不想去,拖拖拉拉,磨磨唧唧,故意拖延时间。

月继东不耐烦了,瞪着眼睛,变了脸。

“你快点,要是迟到了,让金主不高兴,回来我再收拾你。”

月娇娇真的是被打怕了,可以说,她从小到大都是被月继东打大的,有几次都差点被月继东打死,后来月继东为了留着月娇娇赚钱,下手时也就拿捏了分寸,每次打都会让她终身难忘,但却要不了命。

看月继东变了脸,月娇娇立马收拾好出了门。

这次月继东给她找的金主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外表看着斯文有礼,名叫李严宽。

月娇娇暗自庆幸,虽然这也是出来卖,但最起码这次的人还算不错,不用受了心灵上的折磨,还要受皮肉上的苦。

可她想的太天真了,当她进入房间的时候,房间的大床上摆放着小皮鞭、绳子、丝袜、果冻、口香糖、跳跳蛋等一系列的东西。

虽然她对人事上没有什么经验,但她在培训班时,这些东西是学过的,月娇娇的脸色立马惨白一片。

如果这些东西都用在她的身上的话,不死估计也会去掉半条命。

“小亲亲,人家都等你好久了,”床上的李严宽手里拿着小皮鞭,恶心人的喊着暧昧的话

小亲亲

月娇娇的身上立马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看着外表斯文,原来是一个斯文败类。

“小亲亲,你是喜欢用这个,还是这个?”

李严宽拿着绳子和小皮鞭让月娇娇选择。

她看着李严宽手里的小皮鞭和绳子立马打了一个寒颤,小心肝都吓的颤了颤。

趁李严宽还在床上,月娇娇拔腿就往外跑。

“小亲亲,你别跑啊,原来你喜欢捉猫猫啊……”

李严宽身上裹着一条浴巾,手里拿着小皮鞭,屁颠屁颠的追了出去。

“小亲亲,你等等我……”

月娇娇连头也不敢回卯足了劲的往外跑,这时一个不注意一头扎进了一个结实的胸膛里。

撞的月娇娇生生的后退了两步。

她抬头,一双深埋的眼睛厌烦的看着她。

是他,秦荣!

她明知道秦荣讨厌她,可这个时候她也只好厚着脸皮求救了,不然她绝对会死的很惨。

她立马躲到了秦荣的身后,“求求你救救我。”

秦荣回头看着她因为紧张紧紧的抓着他衣服的手,都把他的衣服抓皱了,他的眉头不悦的皱了起来。

“拿开你的脏手,信不信我现在就将你扔出去。”

月娇娇吓的立马松开了手,但整个身子都躲到了他的身后,只可怜兮兮的露出两只眼睛,乞求的看着他。

这时李严宽也跑了过来,“小亲亲你好调皮啊,跑的这么快,人家都追不上你了。”

站在前面的秦荣并没有说话,只是拿眼看着李严宽,一副嫌弃的样子。

月娇娇的心里很没底,生怕秦荣不帮她,那她可就惨了,她四处看了看,都想好了接下来的退路。

可就在这个时候,秦荣发话了,声音低沉,且甚是好听,“她收了你多少钱,我双倍给你。”

这秦荣可是京都城里的首富,无人不认识他,李严宽见了秦荣立马变了一副嘴脸,讨好的说道:“秦少要是喜欢,我还没有玩过呢,送给您就是了。”

李严宽特别提了自己还没有玩过,是怕秦荣嫌弃他玩过的女人,再送给他,是对他的一种侮辱。

可秦荣压根没有往这方面想,听了还没有玩过这句话后,反而心里有那么一丝鹊桥,秦荣把他理解成了占有欲。

通常在男人的心里都有占有欲,哪怕是他不玩的,也不愿意让别人玩。

秦荣身边跟着的秘书,立马掏出一踏钱塞在了李严宽的手里。

“你是觉得我们秦总缺这个钱吗?”

李严宽吓的连忙低头哈腰,“不敢不敢,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秦荣已经直径走出了酒店。

月娇娇赶紧屁颠屁颠的跟了出去,生怕下一刻就被这个李严宽给抓了回去。

“怎么,你是不舍得走?”

秦荣看着月娇娇的举动,还以为她是想巴结他呢。

……

还没等月娇娇说话,秦荣二话没说,直接搂着月娇娇的腰上了车。

车上,秦荣不顾前面的司机,还有秘书,直接撕了月娇娇的衣服,就准备开干。

月娇娇的小脸刷的一下红成了猪肝色,慌张的推拒秦荣,“别,别在这里,求求你别在这里。”

可秦荣根本就不管不顾,一把抱着她的小蛮腰,一个挺身而入,又是没有任何前戏,直接进入。

“啊……”

离家出走

虽是第二次,可月娇娇还是疼的尖叫了起来。

前面的司机和秘书都不由的咽了一下唾沫。

月娇娇越是叫的大声,秦荣就越是浑身燥热,这也许就是男人天生性的征服欲吧,此时秦荣更加的卖力,加上又是在车上,更加的兴奋和激动。

后座上两人热火朝天,前面的俩人也是忍的满头大汗。

到了地方,秦荣简单的用毯子把月娇娇一裹,抱着进了别墅,放在客厅的沙发上,又是一阵猛浪。

他就像是干渴的河田,而月娇娇就是那雪中送炭的溪水,他迷恋的奋力挺进,而她这次的感觉和上次的感觉发生了不同的变化。

上次只有痛,可这次不光是痛,所谓痛并快乐着,也许就是这个意思吧。

“不要了,秦荣,求求你,不要了。”

月娇娇被折腾的实在受不了,开始哼唧哼唧的求饶。

而秦荣看着身下柔弱无骨,就像一只小猫咪一样的月娇娇,那张樱桃小嘴还说着求饶的话,瞬间男人的征服欲被满足,最后秦荣狠狠的一个挺进,弥足深陷,这才算是结束了这一场大战。

月娇娇瘫软在了沙发上,浑身没有一丁点的力气,只想好好的睡一觉。

可秦荣立马抽出一踏钱,甩在了她的脸上,“这是你的服务费,你可以走了。”

拉起裤子就变了一个人,果然冷漠如秦荣。

而月娇娇也没有妄想其他,也不敢妄想什么,起身,拿了钱,穿了衣服,出了这栋豪华的别墅。

所谓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不是她真的无情,而是她没有那个权力,更加没有那个资本。

最起码,今天秦荣算是救了她,如果不是秦荣,可能她今天会栽进李严宽的手里,被狠狠的凌虐一番。

虽然她再次失了身,可她也拿了钱,最起码回去她的继父不会因为钱而打她了。

果然,她刚进门,月继东满脸都是欣喜,“进步不少啊,懂得丢掉芝麻捡西瓜了。”

秦荣可是京都城的大首富,你可一定要抓紧了,要让秦荣时不时的想起你,最好你能让秦荣看上你,做他的情妇,这样,我也不用费心到处给你找金主,还能赚到意想不到的钱财。

看着月继东眼里都是钱,丝毫没有过问她今天的事,更加没有事先打听一下李严宽的爱好,就把她卖了出去,月娇娇的心再次疼的揪了起来。

原来她在月继东的眼里不过是一个赚钱的工具,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可这十八年来,她叫了他十八年的爸爸,这又算什么。

月娇娇的心已经疼到麻木了,这回她想到了逃跑,如果逃出这个牢笼的话,是不是她的生活可以发生改变,她也可以和正常的人一样,上学,或是上班,过正常人的生活。

她将属于自己的一些衣服收拾起来,夜晚趁着月继东出去喝酒的空档,拿着行李跑了出去。

可天大地大,她连一个能去的地方也没有,而且手上还没有一分钱,她能去哪里。

月娇娇提着行李,站在火车站外面的包子摊前,看着热腾腾的大肉包子,咽了咽口水,最终还是傻傻的坐在了远处的长椅上。

上一章

培训班

因为她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从小到大没有出过门,加上手上又没钱,而且月继东出于私心,都没有给她办理身份证,她能去哪里,天下之大,竟然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二十月的天气,格外的冷,路上的行人都是匆匆的来来去去,月娇娇一个人缩卷在长椅上,哈着气,搓着小手,看着火车站旁边的夜景发呆。

虽然她无家可归,也没有地方可以去,可这一刻,她过的最为安心,因为不用再遭受继父的毒打,也不用勉强出去接客,可以自由的呼吸新鲜空气。

“你个死丫头,居然趁我不在家,偷偷跑了,看我不把你打死了。”

老远月继东骇人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月娇娇条件反射,吓的拔腿就跑。

“你还敢跑,你个死丫头,你给我站住。”

月继东一边大骂,一边追了起来。

一个不注意,月娇娇跑的撞到了行人,被迫停了下来。

月继东趁机抓住了月娇娇,拽住她的头发,生生拽了回去。

“你个小贱种,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找死。”

啪啪啪……

月继东手里拿着扫把,狠狠的抽在了月娇娇的身上。

“让你跑,我看你还敢不敢跑了,老子辛苦把你养大,你还没给老子赚钱花呢,就想跑,门都没有。”

这次月娇娇再也没有向以往一样求饶,只是抱着头缩卷在角落,任由月继东打骂。

挨打,早都是月娇娇预料到的,只要她逃跑不成,被月继东抓住,就免不了挨一顿打,虽然她还是被抓了回来,虽然她没有地方可以去,可是她还是想跑出去看看,看看这个世界的美好。

为了第二天月娇娇能出门见人,月继东还是好心的给了她一管愈合伤口的膏药。

她脱下身上的衣服,全身上下都是血红色的红棱子,有的地方还紫青一片,红肿不堪,看起来甚是可怜。

她忍着疼,默默的擦了伤药,缩卷进了被窝里,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被窝这么一方小天地,是属于她的。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一大早月继东满脸挂着喜悦,高兴的哼着小曲推开了月娇娇的房门。

随手将好几沓钱拿给月娇娇看。

“闺女啊,你可真是个摇钱树,你是不知道,星光夜总会的老板一出手就给了我十万块买你一年,一年后,我又可以赚钱,你说我们是不是发财了。”

原来这次他的好继父将她卖到了夜总会,夜总会是什么地方,人人都可以践踏的地方,这意味着以后她的日子将要过着一天接客无数次的生活了。

月娇娇的泪水猛然流了出来,她哭并不是想让月继东心软,只是单纯的想发泄一下心里憋着的疼痛和委屈。

再说了心软这种东西在月继东的身上根本就没有,她又何必期待!

如果有,他不会在她小时候,动不动就打她。

如果有,他不会不让她去上学,而是送她去了所谓的小三培训班,学习那些无耻的伎俩

 

----------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在微[][][]找【中意文学】回复190即可阅读全书--------------


责任编辑:中意

相关阅读

新华在线网(thexinhua.com)Copylift © 2017 thexinhua.com All Right Reserved. 佳媒平台[ www.mitiplus.com ]成员.

稿件、媒介合作:media@mitiplus.com 客服、投诉建议:service@mitipl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