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在线科技 电信正文

优质小说《流年祭夜》在线免费阅读

2018/5/5 16:26:07   来源:互联网

----------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在微[][][]找【中意文学】回复200即可阅读全书--------------

 

流年祭夜

简介:你说他堂堂的妖怪之主,那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打得流氓,帅的发亮。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个女人呢?还是个未成年!她是真的很郁闷,她只不过是是个半妖,人类和妖都不能接纳她这也就够了,不仅没成年也就算了,当个除灵师打发无聊的时间就行了。可是!为毛会惹上一个二货妖怪?!简而言之,就是一个妖怪对一个半妖的哭逼追求之路......

序.梨花香

序.梨花香

“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于怀,望美人兮天一方。”轻轻拿着竹筷敲打着一只白瓷碗的碗沿,和着节奏低声的唱着。优美,动听,带着独特的魅力的语调,仿佛是沁入了心灵,让人不由的与之共醉。

突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打破了这完美的气氛:

“呵呵~朔星,你在这个时候唱这首《赤壁赋》里的词,莫不是在感慨?还是你这颗停了这么多年的心真的开始萌动--‘望美人兮’了么?”声音有些轻挑,但却更为吸引人。随着这声音的落下,四周开始响起大大小小的笑声,一发不可收拾。

“君上!”朔星有些恼怒地抬起了头,一张略有些黑的俊脸上带着一丝修恼的红晕,虽是如此,他也却不敢造次,只能抬眼,以不愤的眼神愤愤看着不远处的主位上......哦不!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在主位上的一张超豪华的软榻上半卧着的人......不对,应该说:是妖。

这个妖嘛......实在是不好意思说他是一只雄性。他的那张脸,长得真是太打击人和妖了......

看看那张堪称是倾国倾城,足以气死一无数男女,比下所有男女明星的脸!

啧啧啧!你说这个世界上怎么能有这么一个张得如此妖孽的男人......噢不,是男妖呢?真是气死一片,迷死一群,电死无数。光采无比,魅力无限。

今天是妖怪们的十年一次的集会。哪怕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倡导科学,可惜,他们这些妖怪的存在也是不可能被抹消的。人类们所说的灵异现象什么的,不好意思啊,那估摸着就是不知道是那个倒霉妖在游荡的时候不小心用了妖术或者现了原身,或者是恶作剧才让人类看到了,从而被当成了灵异事件。

其实,事实上,现在的妖怪基本上可以说是已经融入了人类的社会,有的可以说是比人类还像人类。妖怪们大都是爱好和平的,除了一些好战份子,其它的妖都是很喜欢人类与人类的生活的。

一直以来,众妖在妖怪之主的带领下,与人类和平的相处着,到也没出过什么大问题。

今天的这次集会还是有不少的在妖怪之中有头有脸的大妖怪和不少的在人界混的很滋润的来了。众妖们没有像往常一样将集会的地点设在山林中,而是改在了一艘游轮上。事实上,现在还能保持着葱笼绿意的山林真的不好找了。众妖们现在所在的这艘豪华的大游轮就是他们其中的一只搞房地产开发的大妖怪的私人财产,为了今天特意拿出来用用的。好歹现在也是二十一世纪了,大家都是文明妖,都这个年代了,总得跟上时代的潮流不是?太落伍了,是很没面子的事情啊~

可是,大家都跟上潮流了,就偏偏有这么个与众不同的妖,身上看不到一点现代化的装扮的影子,依旧是穿着很久之前那个几千年前的古服,繁繁复复,一层又一层,也不嫌穿起来麻烦的慌,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现在是夏天好不好!!也不嫌热的慌!!更何况,你说你穿着古服,穿也就穿了吧,还偏偏穿得那么的完美,找不出一点的违和感.

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妖比妖……气死无数!

而这位特立独行的妖,不是别人,正式那位半卧在软榻上的长相妖孽的倾国倾城的男妖,他们妖怪之中最最“亲爱的”老大,妖怪之主!从他们有记忆以来,上万年以来,他们都是一直都在跟随着他,追随在他的身后。

他们老大的名字,叫做:睎华流年。

~~~!老大就是老大啊,在哪里都是那么的扎眼,闪闪亮亮的,刺瞎了他们的钛合金狗眼……哦不,应该是妖眼才对哦!!

真的,不是他们吹的,他们想夸张也没办法夸张啊,就他们老大那副样子,让看了的,不论是人还是妖还是别的什么,看了,都会觉得自惭形秽的!真的,太扎眼了,看着美艳的不可方物,妖孽的不可直视的睎华流年,朔星只能是抚额加叹气——摊上这么个主,这也就是他那所谓的命了吧?是吧?是吧?是吧?是吧!

不过呢,话说,这么多年,日子也是一天天的过去了这么久了,睎华流年身边就从来没有过一个女的的存在,连小女孩都没有过!真的是一点雌性的味道也闻不到啊!!

你这让他们这些手下情何以堪啊啊啊啊啊??!!

究竟何时才能够出现一只雌性将他们这位妖孽的主上给收了啊?

谁让他们的主上真的是太抢手了啊!!

妖怪之主啊!身份强大有木有?!力量强大有木有?!财产强大有木有?!更别说人家这相貌也是闪亮亮的!!整个就是一位高富帅!!钻石级的王老五啊!!

这样的男人,哦不!男妖,谁不想要,谁不想嫁给他啊?!因此呢,睎华流年的身边总是美女如云啊!各种类型的都有啊!后宫无敌啊,有木有?!

这也就可怜了他们这些做手下的,眼巴巴的看着,流口水,看得见,吃不着,要他们老大这闪亮亮的在一旁淡定着,他们还有啥希望可言?吃不着,心酸无比啊!!

老大啊老大!你说你老人家不吃就算了,你好歹也给手底下的兄弟们留口汤喝啊!

单身党的男银你真的伤不起啊伤不起……众妖们泪流满面啊……

正在朔星正在感伤的时候,一个巨星的重物从天边飞来,正好砸在了船的甲板之上,在布满了结界与阵法的甲板上砸出了一个不小的坑,阵阵的轻烟飘起,白白的……

哗啦——!

碎掉了一地的眼镜,瞪爆了无数的眼珠子。

喂喂喂!!这是在搞什么啊?!这……是他们出现幻觉了吗?怎么可能会有东西打破这艘船外围的结界,更别说是把这个比外围结界还要结实的甲板给砸出一个坑来!

这是一头熊人,在妖怪之中隶属于战斗一族,攻击力在妖族之中可以排在中上层,但是,很明显的,这货绝对不是自己来的,而是被别的家伙给踹来的……看他那张熊脸上的那扭曲的表情,抽搐的嘴角边流下来的混着血珠的白沫,这不是很明显的嘛!那么,是何者?

睎华流年的凤眸微微一眯,盯着那头熊人的腹部——那里有一个小小的坑,是个脚印。

很快,没等众妖思考下去,谜底就揭晓了,这时,也从远方飞快的窜出来一个身影来,有一个东西在月光之下闪烁着耀眼而有冷冽的光芒,转瞬之间,银芒一闪,那熊人的头颅便是与他的身体分了家,一枚透着墨绿色的妖晶(妖晶就是妖怪死后力量与灵力的结晶,很珍贵的,比钻石还要值钱)便是落入了一只白皙的,有些小巧的手掌之中,接着,那熊人的无头尸体上便燃起了幽蓝色的火焰,灼热又冰冷的双重感觉的温度一闪而过,转瞬之间,那熊人的无头尸体便被烧得一干二净,连一点渣渣也没有剩下。手法异常的干净利落,好像是在这之前就已经做过了无数次一样。

啪!

轻轻的一声响,一个身影就在众多的目光之中落在了甲板之上,一头被束起来的乌黑的长发在空中轻轻的飞舞着,像是一片片的羽毛,软软的,挠着众妖的心脏,因为,真的太漂亮了,比起他们的老大睎华流年来说也不遑多让。当然,也有例外的存在,比方说——

朔星的一张俊脸在看见这个身影的时候,很明显的抽了抽,他在心中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哀嚎了一声,怎么回事这个家伙啊啊啊啊!!他的煞星啊!!

朔星几乎是想把自己的脸给埋到沙土里,不要被看到。

可惜啊,还是被发现了。

当那家伙将目光停在他的身上的时候,朔星几乎是连死的心情都有了。

要不要这么悲催啊!!天要亡他啊!!

“是你啊……真是好巧,好久不见了呢,朔星。”那人对他打着招呼,可是,那一张漂亮的脸蛋上是真的面无表情,如果说不是因为那语气之中带着调笑的意味,恐怕,任何人在看着她的时候都不会认为和知晓她是在笑。

一名少女,大约是十七八岁的样子,船上的妖怪之中有些手痒的则是拿出了可以测试年龄的试龄石,一照,顿时吓得那只妖怪的手一抖,试龄石没拿稳就掉到了地上,咕噜着滚了几圈,滚到了甲板的中央,然后众妖就都看见了那上面显示着的数字,异常的清晰,闪闪发光着:

九十八。

一瞬间,鸦雀无声,周围静悄悄的,那真的是比掉下一根针还要安静。

这个蠢货!!

朔星几乎是要破口大骂出声,可是,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堵在了喉咙中,哽得他无比难受,因为他在少女的眼中看见了一抹光芒,顿时,汗毛倒竖,鸡皮疙瘩起了一身。他怎么就忘了呢,这个少女可是最讨厌被别人知道年龄的,因为在妖族之中,她还没有成年,妖族的成年年龄是一百零三岁。而这里在座的妖(包括他朔星),没有一只的年龄是低于了三千岁的……而且,他是绝对没有忘记一件事的,每当这名少女的眼中一露出这种光芒的话,那么,就代表着会有人或者妖要倒霉了。

老天啊,这里在座的妖,朔星敢打赌,除了他们的老大睎华流年之外(连朔星他自己都不算),估计没有妖能够打得过她。

正在朔星在哀叹的时候,他忽然之间反应了过来,好像这个少女这次似乎什么都没有做诶。为毛呢?为毛呢?平时好像是会暴走的吧?这次是为毛呢?

朔星不得其解,所以他感到深刻的忧郁了。

所以,朔星有些摸不着头脑,于是,他问:“那么,你来这里,又有什么事?”

真的很好奇的说啊!!

“工作。”少女回答着,扬了扬手中的那一枚熊人的妖晶。

了解了,朔星明白了,他才想起来少女的另一个身份,顿时就悟了。

“那么,打扰你们了,请继续。朔星,下次有机会再见。”少女收回妖晶。

鬼才要和你下次再见啦!最好永远都不要和你见面了!!朔星在心中不断的念叨着。

少女淡定的走了,向着船头走去,众妖们都不由自主的给她让开了一条路,直到她与睎华流年擦身而过,长长的黑发有几缕不经意的掠过了他的鼻尖,一股极淡极淡的香味,在他的鼻尖处,一闪而过。

睎华流年完美妖孽的笑容有些僵硬了——第一次有女人忽略了他!虽然他对女人没有什么兴趣,但是,这也并不能代表他可以忽略自己的魅力高低!有些兴趣被勾起了,突然之间,他升起了一个想法,很有趣的样子,所以,睎华流年对朔星勾了勾手指,笑得一脸妩媚,电晕了船上的一干的男要和女妖,芳华绝代!朔星真的是欲哭无泪,主上啊!!能不能不要这么玩儿他啊!!他那个可怜的小心脏可是真的很脆弱的啊!

睎华流年开口如此说着:

“朔星你,认识那名少女吧?”看到朔星点点头之后,“那少女,是半妖吧?”

再次点头,这不是废话么?要是连全妖和半妖都分不出来的话,他们这些妖就可以直接去撞墙死掉算了!没脸了,还不如去跳江呢……真是的……主上啊……

“她的身份?”

“除灵师。”朔星隐隐觉得有些不妙,在心中暗暗的叫着,主上啊,你究竟是想要干什么啊?您不会是想要对那个女人做些什么吧?!不要啊!!

“那么——她的名字。”睎华流年的眉毛微微一挑,对于这个敢于忽视他魅力的女人有了一点兴趣,他觉得很有趣,不知不觉的就想知道她的名字。

“空寂夜。”朔星一边回答着,一边在心中呐喊着:亲爱的主上啊,千万不要去招惹空寂夜这个女人啊!会要了妖命的啊!!老天爷,不要随随便便就开这种玩笑啊啊啊啊啊!伤不起啊伤不起!!

——寂——夜?

睎华流年轻声的念着这三个字,做了一个决定,然后,让他从来没有想到的,正是因为他这个时候一时兴起而作出的决定,就注定了他往后生活日子的无限悲剧。

轻轻的嗅了一下空气,那股香味还未散去,是很淡很淡的梨花香。

夜凉如水,月满星空,船破开水面,破碎了无数的银色星辰。

第一节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苏轼——《江城子》

电脑的屏幕上,一直停在一个空白的网页页面之上。

似乎是死机了,主人也没有去管它。

就这样随意的放着。

房间之中空无一人,房内的布置很简单,一张比单人床打了一些的床,床上整理得干干净净的,只有中间略微有些凹陷的地方显示着刚刚还有人在这里躺过,床的两边分别为一张红木桌椅,和一个米色的组合衣柜。地板的白瓷砖被擦拭得每个角都可以拿来当作镜子来使用一样,真的是一尘不染的。房间门口处摆放着一排不同样式的,材质不同的鞋子,唯一的相同之处,就是都是清一色的白色与黑色的搭配。

房间外,大厅内——

一只皮毛火红的狐狸正趴在沙发上,呈现拉条式,模样极为豪放!狐狸死死地抱着一个米色的抱枕,一条毛茸茸的尾巴搭在沙发的一侧,有一下没一下的扫动着,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一只黑色的,只有巴掌大小的小黑猫蹲在地板上,一身黑色的皮毛油亮亮的,油光水滑的,煞是可爱,抬起头,两只琥珀色的瞳孔一转也不转的盯着狐狸的那一条火红的狐狸尾巴,然后拱起背,右前爪抬起,露出了隐藏在软肉里的利齿,凝神,然后猛地一跳,一爪子狠狠地挠在了那条尾巴上。

——!

痛的龇牙咧嘴的狐狸怒了,尾巴用力的一甩,立刻将那只小小的黑猫给扫到了墙角去,狐狸跳了起来,抓起怀里的抱枕就直接将抱枕朝那只黑猫给丢了过去,黑猫摇晃着小脑袋,琥珀色的瞳孔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对着朝他飞来的抱枕露出了闪着寒光的锋利的爪子,正准备着磨刀霍霍向枕头——

“离生!惑君!你们两个在做什么?!”

一个冷如寒冰的声音忽然就在大厅内响起,即使是在大热的夏天这个声音的温度也足以把人冻成一大块的冰块,于是乎,吓得猫和狐狸同时打了一个哆嗦,狐狸一个没站稳,爪子在沙发上一滑,就从沙发上跌了下来,呈现出狗啃泥的姿势,颇为搞笑,猫立刻就把已经露了出来的爪子飞快的缩了回去,然后就被飞过来的枕头给砸了一个正着,正中红心,仰面倒地,四脚朝天。

空寂夜端着早饭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正好就在厨房门口看见了这么一幕,顿时就感觉到有点哭笑不得,虽然说她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但是她那嘴角还是细微的有些抽搐,语气有点无奈,先将早饭在餐桌上摆好,然后一手拎起一只将他们这两只给扔回了沙发上,双手叉腰,命令着:

“离生,惑君,你们两个快点给我恢复人形!”

话音刚刚落下,沙发上一红一黑两道光芒闪过,,狐狸和猫就变成了一名长相妖媚妖孽的一头火红长发的青年,一位一头细碎短黑发的清秀琥珀色瞳孔的少年。

青年直接向空寂夜扑了过去,嘴里还大叫着:

“祭夜~~~~离生他在欺负我啊~~~~~~你要为我做主啊~~~~!”声音暧昧的足以让所有听到的人都面红耳赤,空寂夜却是依旧那样的面无表情,似乎表情这个东西对于她来说是个多余或者说是奢侈的,空寂夜一巴掌扇开了青年,冷着声音说道:

“把你的尾巴给我收好了,如果你再在这里闹下去,我就把你给丢出去,惑君!”然后,侧目,瞥了一眼黑发少年,那双淡漠的瞳孔中带着一抹淡淡的光芒,好像什么被破碎了的样子,少年立刻就收起了爪子,乖乖的坐到了餐桌旁,动作十分优雅的吃着属于他的那份烤鱼早饭。仪态万千,贵族的气质十足!

猫可是优雅的贵族,怎么能与野狐狸相提并论!

惑君捧着被离生挠掉了一簇毛的尾巴,坐到了餐桌旁,一脸哀怨,仿若是怨妇一般一脸哀怨的看着空寂夜,悲愤的咬着一只被炸得酥酥的鸡腿,想象着这是离生的爪子。

吱呀——!

里一扇寝室的门打开了,从中走出来了一个穿着古代睡袍的男人……男人?

是的,你的眼睛没有花,就是个男人。

看着那张妖孽的倾国倾城脸,那扎眼无比的样子很明显的彰显出了那个男人的身份——

妖怪之主,睎华流年。

“真的是好早啊~~~你们都已经起来了啊”睎华流年打着呵欠,那副慵懒的样子真的是让人沉醉,异常的勾人,十分的引人犯罪。可惜,空寂夜当他就是一团空气,根本就不鸟他,自顾自的坐好,慢条斯理的吃着属于她自己的早餐:略带血丝的牛排和一杯牛奶。

又被无视了……

睎华流年觉得他那颗玻璃心般的自尊心被空寂夜给狠狠的伤到了,打碎了,破裂了,就快要粘不回去了。

他难道就这么不受待见么?不应该啊!他的魅力呢?他那对女人从来就没有失手过的魅力为什么对空寂夜就没有一点用处啊!!

太不应该了啊!!

就在这个时候,空寂夜房间内那台疑似已经死机了的电脑,那纯白的网页页面忽然就变成了纯黑色,好像是关机了似的。然后,渐渐的,浮现出了几个血红色的古体字:

您有新的委托。

上一章

第二节

“花满楼,物转星移,人儿何处归?又小雪,雁落无回,纷飞无尽泪。当年秋,哪言心殇,凋落百芳碎。天际烟舞雾火翩翩绕,地缘百转千回漠默笑。忆往昔,负旧时,轻歌一曲空落无尽离愁意。蝶梦,梦蝶,今夕何夕?蝶梦,梦蝶,今夕何夕!”

美妙的歌声从远方悠悠的传来,仿若是天籁一般,其中却又是带着一丝难以言明的哀伤,淡淡的,浅浅的,萦绕不去,无穷无尽。

在竹林中,坐着一位少女,檀粉色的纱衣在空中轻轻的随风舞动着。

绝美的脸上有两道泪痕,左眼眼角处,有一滴朱红色的泪痣。

“夜无影,寻觅幽径,为伊人憔悴。重叠帐,何似梦境,只知泪千行。叶随风,书恋画情,花落渡何方?冥动九州七陆幽幽华,天界十渊八域苒冉沙。祭流年,花未繁。独星空杯照月无影空悲欢。华年,年华,谁笑痴狂?年华,华年,谁笑痴狂!”

清冷的语调低声的唱和着,明明是有些哀伤的词曲,竟然通过那冰冷的声音中透出了一抹狂放的肆意!如同是高高在上的君王,睥睨天下!!

空寂夜踏着一地枯黄的碎叶走到那绝美的少女面前,在她那细碎的刘海之下,一双淡漠到近乎于无情的黑色瞳孔静静的注视着少女,看着少女那双闪烁着泪光的有些妖异的褐色瞳孔,淡淡的开口,语气平淡:

“你就是发我委托的雇主,朱沫?”

“是我。”朱沫点了点头,一阵微风吹过,吹起了少女的裙摆,在那之下,竟然是没有双脚的,从膝盖处以下,什么都没有。

空寂夜看了,什么反应也没有,黑色的瞳孔中依旧是那样的淡漠,好像这样的事情她是司空见惯了是的,平常无比。都已经是这年头了,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没有脚而已,又有什么奇怪的,她依稀记得在很久很久以前她接过的一个委托,那个委托人是个无头妖,拜托她去找他的头,当然,最后是因为欠了她的佣金,所以她就把那颗找到的头当球踢了一个月,在那之后,那只无头妖是哭着拿出了在当初说好的佣金的十倍才从她这里将那颗已经变得惨不忍睹的头给赎了回去,当然,在这之前,那颗头已经被离生给挠掉了头发,被惑君抓花了脸,然后刻了一个小小的猪头图案而已……那个图案真的不算大,也就是差不多占了整张脸的四分之三罢了,真的不大。

空寂夜是最讨厌欠钱不给的家伙。

所以,一般胆敢拖欠空寂夜的钱财,就是一定会被空寂夜修理得很惨。

那就是噩梦一般的存在。

“你去,走幽冥路一趟,帮我将一个名字叫做‘未央’的男子的魂魄带出来。”朱沫如此说着,递给空寂夜一张照片和一张美国的花旗银行的黑卡,“这是他的样子,还有定金十万元。剩下的四十万元就等你做完了再给你。”

接过,轻轻的瞥了一眼那照片上的人,很普通的样子,那是属于只要一扔到人堆中就找不出来的那一类型,唯一算得上特点的,就是他的笑容很漂亮,像是灿烂的阳光,还有……他的牙齿似乎是很白?好吧……那是浮云,她应该是想岔了。收下那张黑卡,空寂夜一巴掌拍掉想要往她的怀里钻的狐狸,下了一个指示,狐狸委屈的跑走了,流下了两行狐狸哀怨的眼泪空寂夜想了想,说:

“你……为何会选择我去做,我记得好像还有不少比我有名的除灵师,为什么不去找他们呢?”空寂夜有点不明白,她在除灵师这一行里名气并不算大,更何况她也并不想去介入到一些事情里面去,一旦介入了,她不知道也不能保证她能不能从中脱身。所以他一般也直接一些小的,比较偏僻的或者是很冷门的委托而已,反正这条道上的人对她也并不了解,基本上,她可以说是很没有存在感的,估计连知道她的人都没有几个。她也觉得很无所谓,反正她做除灵师这个工作也不过是为了打发时间而已,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做这个佣金很高,钱来得快,因为最小的委托的佣金也不会低于一万元的说。

“原因么?呵呵~~因为你很干净啊。其他的除灵师身上都没有你这种干净的一尘不染的味道。幽冥路,只有干净的,不被玷污的纯粹的灵魂才能够行走无碍。”朱沫轻声的回答着,看着空寂夜那张冷漠的,面无表情的漂亮脸蛋,目光之中有了一丝轻微的恍惚——

是真的,已经好久好久没有看见这么干净的瞳孔和灵魂了。

在这个污浊的世界里,竟然还会有如此的灵魂,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怎么能有这样的一尘不染的灵魂,难道她就不曾被玷污过么?

一瞬间有点失神。

干净……是么?

只这样的……么……

好像在记忆之中,在很久很久以前,也有一个人这么说过她,他好像是这样说的:

“真得很干净呢,像冰一样的纯粹。”

“可是,不能被玷污的东西留在身边又有何用?”

——!

仿佛是一面镜子被打破,无数的碎片纷飞,惊起一滩残离的梦境。

空寂夜在身后悄悄的握紧了手,面色依旧冷漠,无表情。情绪上没有半分的摇动,她对朱沫点了点头1,之后,走开,离去。无人看见,在她的手心中,有几缕血丝从掌心溢出,渗透,参杂着点点银白色的光芒,像是星辰的碎片。

在那空气之中,传来一股淡淡的血腥气,微风轻轻的吹过,竹林摇曳,沙沙声响成一片,仿佛是在诉说着什么。

轻轻的,带着危险的味道。

没有任何人知道,空寂夜的身上,究竟存在着多少的秘密,只要是接触到她的秘密,哪怕只有一点点的踪迹。无论是谁,都不会有好下场。

唯一的归宿,就是死亡。

上一章

第三节

睎华流年觉得有点高兴,因为他收到了空寂夜对于他的邀请,虽然说是由那只叫做惑君的小狐狸送来的口信,不是本人自己来的,那也算是一个不错的消息了。

这个,是不是说明空寂夜已经开始有点喜欢上他了?看来他的魅力呢还是很大的嘛,看着等身镜中的自己的那张妖孽的脸,摆了个Pose,自恋的点了点头:唉~~看来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魅力无限,风采依旧,不减当年啊~~

默默的蹲在墙角的惑君舔了舔爪子,快吐了,反胃无比。

真的,他被睎华流年给恶心到了——他见过自恋的,就是没有见过这么自恋的!!还好是他的承受力足够强,不然他非得把前天吃的鸡腿给呕出来不可!

三天前,这个妖怪之主睎华流年不请自来,突然出现在他们家里,说是要在他们家里常住,然后就未经允许,擅自住进了一间客房,虽然说他们的这座别墅里有很多空房,但是,一直以来,就只有空寂夜,离生和惑君他自己他们三个,一半妖,两只式神妖而已,这里可是连一个佣人的影子都没有,房间什么都是他们自己打扫的,准确的来说是由空寂夜来做的,因为空寂夜的速度,足以让无数的家伙都汗颜。可是,睎华流年的强行进入,彻底的打破了他们之中的平静。他和离生那只猫都觉得很不爽,可是空寂夜却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就算是默许,只是在灵魂通讯之中传给了他和离生两个字——无视。

看看这两个字!这当真是言简意赅,简略到了极点!!

看着睎华流年的背影,惑君变回了人形,吹了吹指甲上的灰尘,媚眼一眯,妩媚的笑了起来,眼底桃花波动流转:

“呵呵呵呵~~睎华流年啊,你是当真以为祭夜的便宜是那么容易占的么?管你是妖怪之主还是大罗金仙什么的,胆敢占寂夜的便宜,就等着被祭夜给宰的连渣都不剩吧?”

说着,打开了一部最新款的iPhone4S,熟练的按下一组数字,拨号,呼叫,然后接通:

“喂?”清冷的声音淡淡的响起。

“祭夜~~~!”惑君的声音甜腻的过分,暧昧无比。

“说。”空寂夜显然是已经习惯了这种声音,十分的淡定无比。

“睎华流年已经过来了哦~~~!”尾巴翘起来了,摇啊摇,摇啊摇……

主人,求奖励!!

“知道了。”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然后才出声,“回来给你带香酥全鸡。”

主人~~~~~~

惑君在另外一边感动得都快哭了。

主人~~~~~~~~你最好了~~~~~!

他爱香酥全鸡!!

啪!

另外一边,空寂夜十分干脆的挂断了电话。

空寂夜靠着树杆,坐在一节枯枝上,半坐半卧,合上朵唯的胭脂红的手机盖,看着那个悬在空中一晃一晃的白色的莲花挂坠,神情有点恍惚。

很多以前的记忆有些不经意的从被遗忘的角落泄露了出来,记忆的断片,一点一点的在眼前掠过,有点浮躁。

似乎就是从听到朱沫对她的形容开始。

干净。

……很讨厌这个词语!!

这个地方的气息很不好,甚至可以说是充满了腐烂与死亡的味道,恶心得令人觉得作呕。阴风阵阵的,不时的传来几声凄厉的尖叫声与哭喊声,四周的树木全部都枯死了,,四周寸草不生,只有几只秃鹫停在光溜溜的树枝上,几双猩红色的眼睛正一眨也不眨的盯着卧坐在另一棵树上空寂夜,神色狰狞,似乎是随时准备着扑上去,将她撕咬殆尽!!

“嘎——!”秃鹫惨叫一声,几只秃鹫瞬间就都被绿色的火焰包裹!转眼之间,便是都化作了灰烬。一只小小的黑猫从那枝干上一下子跳到了空寂夜的怀里,身上散尽了绿色的火焰。琥珀色的瞳孔漂亮得让人想要将之据为己有,讨好似的用脑袋蹭了蹭空寂夜的手掌,然后,开口说道:

“祭夜,你为何要让那睎华流年与你同去,原来不是栖桐在与你合作的么?”

“栖桐近日里是不可能的了,他的雷劫将至,他这树精若是不小心一点可是会被劈成柴火的。”空寂夜抚摸着离生的皮毛,目光望向远方,没有焦点的存在,“至于睎华流年?那么好的一个免费打手若是不拿来使用一番,不是可惜了么?”

妖怪之主么?

不知道他能不能承受得住呢?

空寂夜在心中勾起了唇角:管你睎华流年有何等目的,打着什么主意,对于她的事情究竟知道多少,她都不想去管,只要不破坏她现在生活就都在忍受范围之内,如若不然——她会让他明白什么叫做“后果”!

忽然之间,一股巨大的吸引力从身侧展开,空寂夜转过头,便看见了一个巨大的漩涡状的黑洞,无数的死气,阴气,鬼泣,怨气就从中溢了出来,腐烂的臭味顿时狂涨到了极限,一时之间,鬼哭狼嚎的声音充斥了这个空间。

空寂夜皱了皱眉,淡淡道:

“幽冥路,打开了。”

这时,睎华流年也来到了这里,用宽大的袖袍掩住了鼻子,好看到过分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很明显的厌恶:

“我说,你找我来,就在这么个地方啊。幽冥路?你的口味还真重啊。”

“工作,找你搭个伙而已。”空寂夜的声音依旧是那样冷清,很轻,但睎华流年还是听清楚了,顿时,他的脸黑了——你让他堂堂的一介妖怪之主为一些除灵师的小工作搭把手?开的什么烂玩笑啊!不觉得过分和浪费了么?!

“为什么?”强忍住心中的怒意,睎华流年如此问着,你说他堂堂的妖怪之主怎么能去做这些鸡毛蒜皮的,有损身份的小事!!

“房租费。”空寂夜完全无视睎华流年流露出来的不满的情绪,淡定的回答着。

咔!

睎华流年傻眼了,这……这就是那传说中的答案……

“不想做的话就离开我家,我家没有不劳而获的大爷。以后也不要让我再看见你。”空寂夜更加淡定的放下这几句话之后头也不回的就踏入了幽冥路。黑猫趴在地上,两只猫眼眯成了两条缝,像是新月。离生在笑,他无声的嘲笑着:想占寂夜的便宜?你在开什么玩笑哦!

之后,也不去管睎华流年会做出怎样的举动,纵身一跃,也进入了幽冥路。

睎华流年愣住了,嘴巴微微张开,有点闭不上,又欲言又止,看着幽冥路的入口,他纠结了,然后,把心一横,想着就当作是去观光好了(见鬼的!幽冥路那个破地方又有什好看的啊?)抬脚,也走了进去。

殊不知,正是这个决定,让他的心,沦陷了。

第四节

幽径独行何识途,

冥入黄泉知汝屈。

莫笑妄言迷离梦,

路掩只过净心躯。

出奇的有些干净的柏油路面,这是一条通向未知的远方,看不见尽头的路,一条不归之路。四周的空间有些肉眼可见的扭曲,模糊了本来应该是正常的景象。这是条很普通的路,又是一条不平常的路,有一个平常又令人生畏的名字:

幽冥路。

“地府怎么总是喜欢搞这些门面的表面工作,真是嫌钱多了烧得慌。”空寂夜刚刚来到这条路上的时候,就听见了身后传来的睎华流年碎碎念的声音。回头,看了一眼一脸不情不愿的睎华流年,目光之中,光华流转,看不出来她在想些什么弯下腰,将地上的小猫形态的离生给抱起来,轻轻的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话:“离生,去拖住现在正要赶到这里的地狱使君,给我们争取到足够的时间,然后就从这里去出吧。”接着就放手,离生跑了出去,对于空寂夜的命令,他从来都是服从的,因为,他很明白空寂夜的意思。

空寂夜看了一眼身后的睎华流年,墨色的瞳孔中有点点光华流转——

这个家伙,到底还是来了。

不过……

瞳孔中的光华微微一暗——

既然你已经做出了选择,就不可以后悔,如果想要抽身离去的话,绝对不会允许!!

绝对不会!!

因为,如果说是要堕落的话,再拉上一个一起会更好。

幽冥路是通向地狱枉死城的主要路径之一,一般走上这条路的魂魄,不是死的不明不白就是对于自己的死亡有很大的怨念与执念的,因此,这条路上却是充满了浓重的死气,怨气,执念的不甘的负面的情绪。一般的生灵(也就是指活着的,有生命的生物)若是误踏上这条路上来,就一定会被这浓重的气息给腐蚀掉,成为这条路的养分,又或者说是一些力量强大的生灵可以来到这条路上,但是,如果说不是拥有特别纯净灵魂的而来到这路上,就会被引诱,被这条路上的气息给腐蚀,堕落,然后永生永世的俳徊在这条路上,回不去原来的世界,也无法到达地狱,只能在这里做一个无主的游魂。

睎华流年不喜欢这里的气息,虽然说这条路并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但是他就是很讨厌这种气息,腐烂什么的气息真的是最讨厌了!!这里充满了的腐烂的腥臭味的气息让他觉得很闷,同时,他也觉得很郁闷,凭什么他堂堂的妖怪之主要来到这个破地方,帮空寂夜找一个什么叫做未央的男子魂魄?他觉得,他当时决定要进来的时候脑子一定是抽风了,神志不清,中邪了,不正常了!

他可不可以后悔呀?!

很明显的,空寂夜……

他还不想让空寂夜讨厌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个想法,很奇怪。

“出现了。”正当睎华流年在那里胡思乱想的时候,空寂夜的声音冷冷的响起,不带一丝感情,正好把睎华流年的思维给叫了回来。睎华流年刚刚把视线移到空寂夜在的位置上就发现空寂夜已经消失了,然后,行如鬼魅的身影一下子窜出去老远,睎华流年呆了——这个速度……快的不可思议!!这个是……空寂夜的力量么?

幽冥路上这时开始出现一个又一个的魂魄,个个都散发出惊人的鬼气,气息浓重的似乎是可以腐蚀一切一般!!

看着在这群鬼魂中不停穿梭着,寻找着,身影快的几乎看不到影子的空寂夜,睎华流年忽然生出了一股更加奇怪的感觉——他想要抓住她!想要抓住这抹影子,让这抹影子永远的留在他的身边,抓在手里!不要放手!!

疯了!!睎华流年忽然觉得自己疯魔了,居然会生出这么骇人听闻的,哦不!是吓死妖的想法!一定是哪里出错!一定是!

甩了甩头,想要把这些奇怪的思想给甩走,睎华流年也大步的走入这条幽冥路,他的身上开始浮现出银白色的光,将那些扑涌而来的鬼气统统隔绝开来。笑话,如果说要是让这些不入流的鬼气给伤到了,他还有脸做这个妖怪之主么?虽是这样想着,但他还是觉得有点苦逼,不为别的,就为了那个叫做未央的男子的魂魄,真的是太难找了,那么一张普通的脸,他真的是看见哪张脸都觉得是,像,可惜,再仔细看看,又不是,真的很纠结的说啊!!

有木有这么纠结的啊!!

睎华流年快抓狂了。

越往前走,离地狱就越近,鬼气也就是越发的浓厚了,生气什么的基本上是感觉不到了,再加上幽冥路的开启时间有限,已经快到时间点了,再不出去,恐怕就出不去了,只能去地狱里和阎王打打招呼,喝喝茶什么的。

可是,还是没有找到啊。

忽然,睎华流年一瞬间失去了对于空寂夜的感应,那种感觉就好像是突然间不见了,留一点气息都没有残留,好似人间蒸发了一样。顿时,神色一惊,立刻抬眼向前方望去,却没有看见那个如同影子一般的身影。

一瞬间,有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像是猫抓似的,痒痒的,心神不宁的。

“空寂夜——!”到底是没忍住,睎华流年大喊了一声,似乎是不喊出来就不舒服似的。可是,回答他的,只有夹杂着阴风的死气的呜咽与悲鸣,什么都没有,就好像一个人站在空空荡荡的世界,而身边却没有一个人……一刹那,心神不宁……

突然之间,肩上微微一沉,一股风逆刮过耳畔,一股极淡极淡的梨花香扫过鼻尖,接着,肩上一松,身后传来一声很轻的落地声,以及一个清冷的,但透着笑意的声音:

“找到了。”

一只黑猫停在她的身上,“咪”的叫了一声,舔舔爪子,讨好似的在手心中蹭了蹭,在得到了抚摸的奖励之后,舒服的摇了摇尾巴。

睎华流年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表情,只能木这样一张妖孽的脸转过身,看见空寂夜手中的装着灵魂的灵魂球没什么触动,反而在对上了空寂夜的那双清冷的,透澈的黑色瞳孔给吸引了,没有任何来由的,就像是一瞬间被夺取了魂魄一般,沉溺在这一潭之中,难以自拔。

空寂夜的瞳孔很漂亮,这是睎华流年的第一印象,也是唯一留在脑海里的想法。

真的,很漂亮,就像是那闪烁着光芒的银色星辰,碎了一夜的繁华。

第四节

幽径独行何识途,

冥入黄泉知汝屈。

莫笑妄言迷离梦,

路掩只过净心躯。

出奇的有些干净的柏油路面,这是一条通向未知的远方,看不见尽头的路,一条不归之路。四周的空间有些肉眼可见的扭曲,模糊了本来应该是正常的景象。这是条很普通的路,又是一条不平常的路,有一个平常又令人生畏的名字:

幽冥路。

“地府怎么总是喜欢搞这些门面的表面工作,真是嫌钱多了烧得慌。”空寂夜刚刚来到这条路上的时候,就听见了身后传来的睎华流年碎碎念的声音。回头,看了一眼一脸不情不愿的睎华流年,目光之中,光华流转,看不出来她在想些什么弯下腰,将地上的小猫形态的离生给抱起来,轻轻的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话:“离生,去拖住现在正要赶到这里的地狱使君,给我们争取到足够的时间,然后就从这里去出吧。”接着就放手,离生跑了出去,对于空寂夜的命令,他从来都是服从的,因为,他很明白空寂夜的意思。

空寂夜看了一眼身后的睎华流年,墨色的瞳孔中有点点光华流转——

这个家伙,到底还是来了。

不过……

瞳孔中的光华微微一暗——

既然你已经做出了选择,就不可以后悔,如果想要抽身离去的话,绝对不会允许!!

绝对不会!!

因为,如果说是要堕落的话,再拉上一个一起会更好。

幽冥路是通向地狱枉死城的主要路径之一,一般走上这条路的魂魄,不是死的不明不白就是对于自己的死亡有很大的怨念与执念的,因此,这条路上却是充满了浓重的死气,怨气,执念的不甘的负面的情绪。一般的生灵(也就是指活着的,有生命的生物)若是误踏上这条路上来,就一定会被这浓重的气息给腐蚀掉,成为这条路的养分,又或者说是一些力量强大的生灵可以来到这条路上,但是,如果说不是拥有特别纯净灵魂的而来到这路上,就会被引诱,被这条路上的气息给腐蚀,堕落,然后永生永世的俳徊在这条路上,回不去原来的世界,也无法到达地狱,只能在这里做一个无主的游魂。

睎华流年不喜欢这里的气息,虽然说这条路并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但是他就是很讨厌这种气息,腐烂什么的气息真的是最讨厌了!!这里充满了的腐烂的腥臭味的气息让他觉得很闷,同时,他也觉得很郁闷,凭什么他堂堂的妖怪之主要来到这个破地方,帮空寂夜找一个什么叫做未央的男子魂魄?他觉得,他当时决定要进来的时候脑子一定是抽风了,神志不清,中邪了,不正常了!

他可不可以后悔呀?!

很明显的,空寂夜……

他还不想让空寂夜讨厌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个想法,很奇怪。

“出现了。”正当睎华流年在那里胡思乱想的时候,空寂夜的声音冷冷的响起,不带一丝感情,正好把睎华流年的思维给叫了回来。睎华流年刚刚把视线移到空寂夜在的位置上就发现空寂夜已经消失了,然后,行如鬼魅的身影一下子窜出去老远,睎华流年呆了——这个速度……快的不可思议!!这个是……空寂夜的力量么?

幽冥路上这时开始出现一个又一个的魂魄,个个都散发出惊人的鬼气,气息浓重的似乎是可以腐蚀一切一般!!

看着在这群鬼魂中不停穿梭着,寻找着,身影快的几乎看不到影子的空寂夜,睎华流年忽然生出了一股更加奇怪的感觉——他想要抓住她!想要抓住这抹影子,让这抹影子永远的留在他的身边,抓在手里!不要放手!!

疯了!!睎华流年忽然觉得自己疯魔了,居然会生出这么骇人听闻的,哦不!是吓死妖的想法!一定是哪里出错!一定是!

甩了甩头,想要把这些奇怪的思想给甩走,睎华流年也大步的走入这条幽冥路,他的身上开始浮现出银白色的光,将那些扑涌而来的鬼气统统隔绝开来。笑话,如果说要是让这些不入流的鬼气给伤到了,他还有脸做这个妖怪之主么?虽是这样想着,但他还是觉得有点苦逼,不为别的,就为了那个叫做未央的男子的魂魄,真的是太难找了,那么一张普通的脸,他真的是看见哪张脸都觉得是,像,可惜,再仔细看看,又不是,真的很纠结的说啊!!

有木有这么纠结的啊!!

睎华流年快抓狂了。

越往前走,离地狱就越近,鬼气也就是越发的浓厚了,生气什么的基本上是感觉不到了,再加上幽冥路的开启时间有限,已经快到时间点了,再不出去,恐怕就出不去了,只能去地狱里和阎王打打招呼,喝喝茶什么的。

可是,还是没有找到啊。

忽然,睎华流年一瞬间失去了对于空寂夜的感应,那种感觉就好像是突然间不见了,留一点气息都没有残留,好似人间蒸发了一样。顿时,神色一惊,立刻抬眼向前方望去,却没有看见那个如同影子一般的身影。

一瞬间,有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像是猫抓似的,痒痒的,心神不宁的。

“空寂夜——!”到底是没忍住,睎华流年大喊了一声,似乎是不喊出来就不舒服似的。可是,回答他的,只有夹杂着阴风的死气的呜咽与悲鸣,什么都没有,就好像一个人站在空空荡荡的世界,而身边却没有一个人……一刹那,心神不宁……

突然之间,肩上微微一沉,一股风逆刮过耳畔,一股极淡极淡的梨花香扫过鼻尖,接着,肩上一松,身后传来一声很轻的落地声,以及一个清冷的,但透着笑意的声音:

“找到了。”

一只黑猫停在她的身上,“咪”的叫了一声,舔舔爪子,讨好似的在手心中蹭了蹭,在得到了抚摸的奖励之后,舒服的摇了摇尾巴。

睎华流年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表情,只能木这样一张妖孽的脸转过身,看见空寂夜手中的装着灵魂的灵魂球没什么触动,反而在对上了空寂夜的那双清冷的,透澈的黑色瞳孔给吸引了,没有任何来由的,就像是一瞬间被夺取了魂魄一般,沉溺在这一潭之中,难以自拔。

空寂夜的瞳孔很漂亮,这是睎华流年的第一印象,也是唯一留在脑海里的想法。

真的,很漂亮,就像是那闪烁着光芒的银色星辰,碎了一夜的繁华。

 

----------喜欢这本书的朋友在微[][][]找【中意文学】回复200即可阅读全书--------------

 


责任编辑:中意

相关阅读

新华在线网(thexinhua.com)Copylift © 2017 thexinhua.com All Right Reserved. 佳媒平台[ www.mitiplus.com ]成员.

稿件、媒介合作:media@mitiplus.com 客服、投诉建议:service@mitipl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