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在线科技 电信正文

我的午夜阳光 小说 免费 阅读

2018/5/9 12:59:10   来源:互联网


在丨微信丨公众丨号【中意文学】回复228”即可阅读全文

 下面跟小编一起欣赏最新章节:

我的午夜阳光

字数: 203585

夏薇薇自幼丧父,母亲常年卧床,幸得邻居大哥哥艾阳的关照,因此总幻想着要嫁给邻居大哥哥。然而去服兵役的大哥哥,在邮寄了几次工资后也没了音信。屋漏偏逢连夜雨,好友艾达指责夏薇薇对她哥哥艾阳不忠,处处刁难夏薇薇。在与对手公司的竞争中,艾达夏薇薇被绑架,而这时夏薇薇也得到了邻居大哥哥的消息。

u=3147621329,1428756933&fm=27&gp=0.jpg

阳光正好从街角的对面斜照过来,整面透明的玻璃墙,没有窗帘的遮挡直直晒到夏薇薇身上。

明明不是炎热的天气,却让夏薇薇的额头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自从母亲的病情加重之后,夏薇薇就开始了辍学打工生涯。

她白天在这家餐厅里面做服务员,晚上还要兼职家教。

夏薇薇觉得两份兼职对她来说,收入还是太少,她每天都把自己忙的筋疲力尽,但是却远远不够母亲的治疗费。

夏薇薇知道,自己不能放弃,她必须努力,才能让母亲安心治疗。

离开学校是无奈的选择,只是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就像是在脸上写着“好欺负”三个字。

夏薇薇对兼职的态度一直都是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她认为只要做好份内的工作,老板自然不会为难她,只是她把现实想的太过于单纯。

在餐厅经理的眼里,她就是一只温顺易推倒的小绵羊,单纯毫无防备。

餐厅经理这只大灰狼岂会白白放着小绵羊而不吃呢?

几天相处下来,经理时不时的找她搭话,夏薇薇只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从来也没觉得经理是坏人,也没有从经理的话语中听出一点点异样。

餐厅的经理明示暗示了几次,看到夏薇薇都无动于衷,今天终于忍不住对她毛手毛脚起来。

下午店里的客人都走光了,夏薇薇开始清扫工作,奋力的擦桌子,拖地,只想快点把活干完可以回家陪母亲。

店里没什么人,经理已经色迷迷的盯着夏薇薇很久了,眼色里充满了即将要捕获猎物的期待,夏薇薇一个抬手擦汗的动作在经理看来都是充满了诱惑。

夏薇薇再次弯腰拖地的时候,经理看似不经意的走过,咸猪手却在夏薇薇的屁股上扫过。

夏薇薇遂不及防,立马直起腰来,惊恐的盯着经理,谁知道经理一脸的得意,半点歉意都没有。

“经理……你……你……”夏薇薇吓得有点语无伦次,她怎么也不会想到经理会是这么禽兽的人。

“你什么你,我就摸你了,怎么了?”经理色眼一挑,理直气壮,带着点调戏的味道,嘴角咧着笑。

经理的表情有点阴森恐怖。

夏薇薇气得浑身发抖,心底还有更多的是害怕,经理不紧不慢的再次上前,“薇薇,识相的话就今晚好好陪陪我,以后啊,这些粗活不用你干,懂吗?”

经理的手已经抓住了夏薇薇的下巴,不停的想把自己的嘴往夏薇薇的嘴上凑。

夏薇薇简直不敢相信,餐厅经理居然是这样下流的无耻之徒,手里的拖把直接往经理身上砸去,受到惊吓之下的夏薇薇飞奔着逃离了餐厅,只听见身后隐隐传来经理的怒吼。

夏薇薇边跑,眼泪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她知道她这一跑,差不多就等于放弃了这个月的薪水,也失去了她的第一份兼职。

夏薇薇就像是受惊的小鹿一样,没有目的,没有方向,她不知道自己可以找谁倾诉。

她不愿意让重病的母亲听到这样的消息,她唯一想到现在能去的地方就是学校,所以一个人跑回阔别已久的学校,她现在只想躲在小树林里面好好哭一场,大概只有那里还能给她安全感。

只是夏薇薇没选对地方,偏偏在这里遇到了一对吵架的情侣。

夏薇薇抽泣着,把刚才的委屈,心酸一股脑都发泄了出来,只是她隐隐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了一男一女的对话。

“你说,你是不是已经有了新欢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充满了醋意。

“指责也得有证据吧?”男人的声音不大,却明显可以听出不悦。

“证据?秦牧云,如果不是这样,你为什么提分手?你自己做了还不敢承认?”女人厉声说道。

“我说你也太不讲理了吧!”男人的声音开始提高,可以听出还是有些许的隐忍。

夏薇薇忘记了哭泣,好奇心让她停了下来,一男一女离她并不远,她们的谈话清晰可闻。

夏薇薇躲在一颗大树后面,树干把她整个人都挡住了,不过好奇心的驱使,她从树后微微探出了脑袋,她看到男人修长的身影正背对着她,身材挺拔健硕。

男人对面的女人脸上化妆精致的妆容,身材曼妙,只是怒意让她漂亮的脸蛋看上去有点扭曲。

哎,等等,夏薇薇怎么突然觉得那女人的双眸直直的盯上了她的眼睛,这女的,不是艾达吗?!艾阳的妹妹?!

夏薇薇因为认出是艾达,下意识愣住了,艾达是和男朋友吵架吗?

不好,被发现了。

夏薇薇心里一惊,毕竟偷看他们吵架也不是太好,虽然她不是故意的,夏薇薇吐了吐舌头,慢慢的把脑袋收回来,打算就这么悄无声息的离开。

夏薇薇蹑手蹑脚的才走两步,就听到艾达带着怒意的嗓音就在她背后响起:“站住!”

夏薇薇心一凉,还是被发现了。不过她转念一想,自己又不是故意偷听他们吵架的,道个歉应该就没什么事情吧。

夏薇薇默默的转身:“那个,我……”

夏薇薇打算道歉说自己不是故意偷听的,谁知道话还没说完就被男的打断了。

从男人的嘴里蹦出了这几个字:“对,她,就是我的新欢!”

啊?!

夏薇薇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他在说什么?!

她根本就不认识他啊!

夏薇薇这下懵了,自己给他们平添误会可不好,夏薇薇和男人双目对视,夏薇薇正要解释什么。

可是他们两人的表情在艾达的眼里看来显然就是眉目传情的意思,“好啊,你们,你们两个……”艾达激动的看着夏薇薇,再看看男人,仿佛一切都已经铁证如山。

艾达一把抓住了夏薇薇的手,直接把她拖到了男人面前:“秦牧云,你也太厉害了,就把证据带在身边啊!”

艾达的双眼死死盯着夏薇薇,眼神复杂,她想不通秦牧云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夏薇薇?她脑子里一片混乱,她感觉有很多话想问,但是现在除了满腔怒意,她都已经组织不了语言,眼前的状况让她无法思考。

夏薇薇感觉自己今天简直是受到了莫名的侮辱,先是经理那个臭流氓,现在这个男人又是什么情况!这样不是让艾达对她误会越来越深吗?

如果艾达因为这个误会她,向艾阳告状,那艾阳会怎么看她?她不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

凭什么她处处要被人利用被人欺负!

一向温柔的夏薇薇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巴掌打在了秦牧云的脸上。

然后在两个人惊讶的眼神里跑掉了。

夏薇薇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烦躁的一路奔跑,也许疲累可以让自己开心一点。

但是貌似老天就是要和她开玩笑。

不知道跑了多久,夏薇薇实在没力气了,累的蹲在路边直喘气,转念想想又没人追她,她跑这么拼命是干嘛,突然就觉得自己好笑,像个傻瓜。

想起母亲,这个点不知道她有没有按时吃药,夏薇薇下意识的把手伸下口袋拿手机。

咦,手机呢!

翻遍身上上下下,没有手机的踪迹。

糟糕!夏薇薇直拍脑袋,怎么这么粗心大意,手机估计是她现在身上最值钱的物件了。

夏薇薇静下心来回忆,猜测应该是刚才不小心掉在了学校的小树林里面。

虽然找到的可能性很渺茫,但是一想到手机也是花不少钱买的,丢了也舍不得,夏薇薇依旧跑去找了。

夏薇薇一路跑回原地,她愣住了,那不是刚才被她莫名甩了一巴掌的男人么?

秦牧云看着夏薇薇,脸上扬起一抹笑容。

夏薇薇愣了一下,随后她看到了秦牧云朝她扬了扬手里的手机,那手机正是她的。

“刚才是我不对,不过你打了我一巴掌,现在我捡到你的手机,咱们算是扯平了。”秦牧云的脸上还留着夏薇薇的红红的巴掌印,不过语气里倒是丝毫没有责怪夏薇薇的意思,反而还在给夏薇薇找台阶下。

“没,没什么,刚才我心情不太好。”

大概是许久没有受过这么温柔的对待,夏薇薇的脸色有点发红。

夕阳西下,照在夏薇薇的身上,有种暖烘烘的感觉。

看着秦牧云阳光下的侧脸,夏薇薇的眼前闪过了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一个已经藏在夏薇薇心中许多年的人,似乎跟眼前这人有了一丝重合。

只是那个人叫艾阳,而眼前这位叫秦牧云。

大抵是因为承受了太多的压力,夏薇薇在这暖烘烘的黄昏,不自觉地跟秦牧云聊了起来,原来秦牧云还是她的学长。

这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倾诉,夏薇薇看着秦牧云,这陌生人却让她有种熟悉的感觉,不知不觉把自己现在的一切都一股脑倒苦水般倒给了秦牧云。

秦牧云大多数时间只是在聆听,内心却同情起这个女孩子来。

虽然大大地舒缓了自己的压力,但当夏薇薇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发现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糟了,要迟到了。”夏薇薇万分沮丧地说。

夏薇薇还有一份兼职,是给一个熊孩子做家教,但现在已经迟到一个小时。

秦牧云看着无比焦急的夏薇薇安慰道:“不用着急,我送你过去,跟他们解释一下你不是故意迟到的或许能保住你的兼职。”

秦牧云温暖的话语让夏薇薇的心稍稍安定了一些。

虽然秦牧云开车将夏薇薇送了过去,但最后夏薇薇还是失去了这一份工作。

熊孩子的家长可没有夏薇薇想象那么好说话。

夏薇薇已经丢了餐厅的工作,所以她真的很希望能够留住这份家教的兼职。但是任凭她不停的道歉,不停的乞求保住这份兼职,孩子的家长依然无动于衷,面无表情的打发她走人,现实对夏薇薇没有一次的怜悯和同情,就这么一次迟到,导致夏薇薇还被扣了半个月的工资。

夏薇薇已经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一天之内连续丢失了全部兼职,夏薇薇深刻意识到了现实的残酷,如果不能在三天之内重新找到新的工作,大概连吃饭都成问题了,夏薇薇无比的懊恼和沮丧。

就在这个时候,夏薇薇的手机响了一下。

一个名为午夜阳光的微信好友给她发了一条信息:“云达公司招聘插画师,你有兴趣去做吗?”

夏薇薇根本不记得她有加过这么个好友,而且她也不懂插画,她盯着这条短信三秒,感觉不可靠。

“不了,我对插画一窍不通。”

她这么漫不经心的回复道,随后手机往旁边一丢也没把这条信息往心里去,今天一天让她有点筋疲力尽,没过多久就沉沉的睡着了。

第二天她找了一整天工作,但是大部分都是要求每天十几个小时的长白班,一次次的燃起希望,一次次的失望,好像所有的工作都和她对着干一样,没有一份是适合她的,如果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的话,她就没办法照顾生病的母亲了,要找一份薪水可以时间又自由灵活的工作简直如大海捞针。

夏薇薇拖着疲劳的身体回家,工作毫无进展,让她连饭都不想吃。

“叮咚……”

一声轻响,她收到了一条微信消息。

“恭喜你通过了云达公司插画师招聘初试,请于明早九点于长征大道18号7楼参加复试。”

“我给你在网上报名了,初试已经过了,明天记得去参加复试。”

“对了,这是你的简历。”

接连三条消息以及一个微信文件,又是午夜阳光发过来的。

夏薇薇把简历下载了下来,除了她自己的基本信息以外,还配着十几张精美插画,非常细致,仿若不是人画的一般。

夏薇薇点开午夜阳光的头像看看资料,还是想不起来这人是谁。

“不会是传销吧……”

夏薇薇喃喃自语,心里怀疑,但是有工作这个消息却让她有一丝丝窃喜,万一是真的呢。

她精神一振上网查了一下云达公司的消息。

云达公司和很多知名公司都有业务往来,而且她还看到了一个熟人,公司总裁,那个与她有过两面之缘,聊的挺投机的学长——秦牧云。

“难道是学长……”

夏薇薇看了一眼那个名字叫做午夜阳光的人,她默默地想到。

“或许是学长用我的手机加了微信好友…”夏薇薇联想到那天秦牧云捡到了她的手机,这也是有可能的。

“明天还是去试试吧。”

夏薇薇觉得应该是秦牧云知道了自己的情况,又害怕伤害到自己的自尊心,所以想用这样的方式帮助她,她心底升旗股暖意。

“我哪里还有什么自尊心啊……”夏薇薇随后又想起自己的处境自嘲道。

想到现在的情况,母亲的病情,夏薇薇不禁苦笑。

夏薇薇现在不想放弃生活中任何一丝的机会,因为机会对她来说可遇不可求。

第二天夏薇薇去云达公司面试了。

面试官是一个严肃的中年女人,夏薇薇咽了咽口水,强装镇定的坐到了位置上等待提问。

面试官接连提了好几个插画相关的问题,夏薇薇对插画完全不了解,但是她告诉自己要镇定,就算胡说八道也要一本正经。

夏薇薇显然瞎掰的才能也有限,想了半天支支吾吾的,一个也没回答出来。

“行了,我知道了。你回家等消息吧。”面试官面无表情的说道。

夏薇薇知道面试官这样的话基本确定了她没希望了,她觉得很对不起秦牧云,人家已经帮她到这个地步了,做好了简历,甚至帮忙在网络上报了名,过了初试,但是她却搞砸了,她觉得这个机会丢失了很是可惜,估计她又要为找工作而忙碌了。

不过现实有时候也会给点惊喜,会给像夏薇薇这样的人照进点阳光。

晚上,夏薇薇接到了云达公司的电话,让她第二天去上班。

夏薇薇接完电话整个人是懵比的,自己那么烂的面试居然能通过?

秦牧云的脸在夏薇薇的脑海里一晃而过,哦,原来如此,夏薇薇想当然找到了自己能够通过面试的理由,肯定是秦牧云的帮助。

夜里,夏薇薇第一次主动给微信上的那个叫做午夜阳光的好友发了消息。

“谢谢你。”夏薇薇的内心是充满感激的。

“不谢。”

对方的回复很简短,之后就没有任何消息了,仿佛对方仅仅是做了件微不足道却又理所当然的事情。

第二天,夏薇薇翻箱倒柜,好不容易找出了一件勉强可以穿的出去的比较职业的套装,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的。

今天是她第一天上班,在这家名为云达的公司里面以一位插画师的身份。

云达公司是一家相当有名气的漫画工作室,在业界也算是数一数二。只不过云达公司刚刚搬了新办公室,四周还残留着些许油漆的味道。

前台的女孩脸上挂着职业性的微笑:“您好,请问你有预约吗?”

夏薇薇咽了咽口水,她告诉自己要镇定一些,她现在是这家公司的正式职员了:“您好,我是新入职的夏薇薇。”

夏薇薇报出自己的名字后,她感觉前台看她的眼神有些异样,但是依然职业性的微笑道:“请跟我来。”

夏薇薇被带到了秦牧云的办公室。

秦牧云见夏薇薇进来热情的招呼她,就像一个老朋友,“夏薇薇,你来啦,来,这边坐。”

从学校出来后,还没有人这么客气,认真的对待过她,这让夏薇薇有一丝的紧张和不自在。

秦牧云看出了她的拘谨,笑着说,“你就把我当学长吧,不要当我是老板。”

夏薇薇感激秦牧云的用心,“学长,我知道我能进你公司肯定是因为你的关系,不然我不可能通过,我真的非常感谢你。”

“夏薇薇,其实你不用谢我,你是凭自己的实力进我公司的,我秦牧云再怎么想帮你,如果你没有实力我怎么会录用你?面试的事情其实都是书面问题,我要的是实力和能力,并不在乎学历,你放心吧,我看过你作品了,很不错。”秦牧云说这些就是想给夏薇薇一个肯定,从夏薇薇一进来,他就感觉到了她的不自信。

只是,听了秦牧云这么说,夏薇薇心底狐疑了起来,难道作品不是学长安排的?还是说故意说给别人听?

秦牧云的办公室有一面是玻璃墙,此时百叶窗是拉开的,所以她在秦牧云办公室的一举一动可以被外面的员工看到,她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他们有意无意的看向这边的目光,而且还时不时的交头接耳。

无论如何,夏薇薇知道,她这份工作一定要好好干,她会从头开始,以插画师的身份在这个公司存活。

她别无选择,她知道她不得不抓住这目前对她来讲唯一的机会。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上帝关闭一扇门的同时也为你打开一扇窗。

“我知道你家的困难,所以你可以去财务那边先预支一年的工资,我都已经帮你安排好了。不过你可要努力,记得以后可要准时交稿哦。”

秦牧云温柔的嗓音透着磁性,就像照进寒天雪地里的一股暖阳,让夏薇薇想起他的时候都能感觉到心头一暖。

插画师这个工作能够有足够的自由时间,现在秦牧云居然愿意预支一年的薪水,对夏薇薇来说完全像是做梦一样。

夏薇薇想不到自己昨天只是想找个情绪的出口所以跟秦牧云大倒苦水,没想到秦牧云全部听了进去,而且这么细心的帮她安排一切。

“学长,我……我……”夏薇薇一时有太多的话想说,可是到了嘴边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好了,好了,我可不需要什么感谢的话哦,因为我相信你以后的工作中肯定带给我惊喜,好好加油吧,我安排让助理带你熟悉完环境,你就可以去财务预支工资了。”秦牧云依旧温柔,笑脸也依旧温暖。

夏薇薇有一瞬间的恍惚,艾阳的脸在她脑海里浮现,她何德何能居然被秦牧云如此照顾,理了理思绪,跟着助理离开了办公室。

云达公司比夏薇薇想象的还要好,助理很尽责的带着夏薇薇走了一圈,把公司的一些情况都做了简单的讲解,然后给了夏薇薇资料就走了。

夏薇薇翻看着一沓资料,有点无力,她只是个根本就不懂插画的人啊,她真的能做好这项工作吗?会不会搞砸?会不会以后让秦牧云为难?

千头万绪让夏薇薇有点脑袋疼,不过一想到母亲的住院费有了着落,夏薇薇的脚步似乎都变得轻盈了一些,这是内心的重担卸下带来的轻松。

夏薇薇已经很久没看到母亲的笑容了。只希望这一次,能够让她高兴起来,想到这里,夏薇薇的脸上也浮现了些许的微笑。

然而这样的好心情,在靠近财务室的时候就荡然无存了。

夏薇薇走到财务室门口,里面清晰的对话像打在她脸上响亮的巴掌。

“听说了吗,那个叫夏薇薇的是走了总裁的后门才被招进来的。”

“可不是吗,面试的时候简直一塌糊涂,最基础的东西都不懂,搞个屁。”

“哎,李曼你就惨了,这次你有升职机会的,没想到被这种人给挤了下来。”

“哼,靠爬上别人床上的贱货,我见识多了,到时候不会让她好过的。”

“李曼你可别大意,这样的女人,手段肯定也是不少的。”

“说不定她卖的可不止一个,说不定还有几个姘头。”

“也对,我看行政的小王就一直色眯眯地看着她,说不定两人早就有一腿。”

“不至于吧,小王那长相,跟癞蛤蟆似的,被他看一眼都浑身不自在。”

“切,这种出来卖的女人,有钱都能跟狗上床,癞蛤蟆算什么?”

……

这些话很恶毒,一字一句都钻入到夏薇薇的耳朵里面。

夏薇薇脸上的微笑慢慢的僵住,眉头轻轻皱了起来,垂下的双手慢慢攥紧了拳头,嘴唇因为抿紧而微微有些发抖。他们这些人怎么能用这么恶毒的话来说她?他们对她了解些什么就这么看她?

夏薇薇恨不得推门进去和他们理论一翻,手刚抬到门边就无力的垂了下来。

这些话再恶毒,再难听,问题是,她夏薇薇甚至无法反驳。

因为,她这个插画师职位来得名不正言不顺。面对这些流言蜚语,夏薇薇只能强忍着眼泪,转身离开了财务室。

夏薇薇知道,她现在还没有资格反驳,她这份工作也不能丢,所以她不想跟公司里的任何人有冲突,哪怕被嘲笑,被鄙夷,她也要保住这份工作,因为她需要钱,需要给母亲看病,想到母亲,再艰难的事情她都可以扛住,就算心里再难过,她也要挺直腰板在这个公司里呆下去。

直到听到夏薇薇的脚步声远离,财务室的门被人打开。

几个女人探出头来,看到夏薇薇狼狈的背影,脸上都露出了残忍恶毒的笑容。

其中一位擦着深红色口红的女子讥笑道:“我们那么说她,我就猜她没脸进来!”脸上尽是鄙夷和嫌弃。

“我猜她肯定全部听到了,我们这么说她都不反驳,说不定就是默认了,真是臭不要脸!”另一个精瘦的女孩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咬牙切齿,眼神里却带着嫉妒。

另外几人看着夏薇薇的背影也幸灾乐祸的偷笑,眼里尽是得意还有鄙夷。

这一幕,其实是她们安排好的,就是要给这个刚进入公司的小姑娘一个下马威。

但这些女人并没有发现,秦牧云正好路过这里,将一切都看在眼里。

秦牧云的脸上闪过一丝怒意,只是谁也没看见。

夏薇薇独自一人站在公司的角落里,落寞的身影看上去有些楚楚可怜,那些人的话,就如同一根刺一样狠狠的扎在她的心中。

秦牧云找了一段时间,这才找到躲在一角的她,装作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走到她的身边,他对夏薇薇的身世感到同情,自然对她也是多了几分照顾。

“薇薇,提前领取了一年的工资了吗?”好听的嗓音,如同久旱而来的雨,滋润着夏薇薇的心房。

“学……学长……”夏薇薇的眼神躲闪,眼睛的红肿,明显是方才哭过的痕迹。

秦牧云眼底的愠怒更甚,只不过在面对夏薇薇的时候,还是一副温柔好学长的模样。

“我会通知助理给你去财务取来的,记得你要按时交稿。”秦牧云轻轻拍了拍夏薇薇的肩膀,给与她鼓励:“你的作品很好,我看重你的能力。”

夏薇薇抬头,对上秦牧云噙着笑意的眼睛,更是觉得有些愣然,这秦牧云是真的不知情吗?

不过,夏薇薇此刻也没有多少的时间去纠结这个,母亲的病情不允许她这么拖下去,她需要靠自己去保住这么一份工作,即便现在她不会什么插画,那她可以学啊。

拿到工资的那一刻,夏薇薇也能明显的感觉到助理眼里传来的不屑。

夏薇薇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别人的看法她操控不了,可是自己的能力,她倒是可以去提高,只不过她现在很是没有信心是否自己可以学好插画,毕竟她对这一行真的是一无所知。

正低头胡思乱想着,微信的提示声音倒是打断了她的遐想。

“取得了一份工作,就要有信心去面对,加油。”末了,还不忘配上一个胜利的表情。

看着午夜阳光发来的这句话,夏薇薇的嘴角忍不住的上扬,心里也有了一些底气,快速的给他回复了两个字:“谢谢。”配上可爱的表情。

等了半晌,没有再等到午夜阳光的回复,夏薇薇讪讪的收起了手机,拿着自己的包包,转身离开。

现在早已过了下班时期,不知道是不是助理故意的,拖了许久,才给她把薪资拿过来。现在的公司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

夏薇薇拿着透支的一个月的薪水,心里松了一口气,好歹母亲这阶段的医药费是有着落的了。

前脚刚刚迈出台阶,就听见拐角处传来的一男一女的争吵声,夏薇薇顿时扶额,不会吧?每次情侣吵架,她都能这么凑巧的听见?

“你和夏薇薇到底是什么关系?”女人尖利的声音传了过来,不是艾达又是谁?

夏薇薇听到这句话,本想偷偷从侧门溜走的她,顿时停住了脚步。

“随你怎么想,那是你的事情,我也不想去干涉。”秦牧云的声音听起来倒是有些冷,很明显这个男人的耐心已然到了极致。

“秦牧云,云达公司也有我的心血,你就这么让一个不明不白的人来糟蹋了?”艾达气的声音有些打颤。

“夏薇薇她有能力,不是什么不明不白的人,艾达,公司的运营我比你更在意,更希望她发展的好。”秦牧云显然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

“听说,这个夏薇薇连最基本的知识都答不上来,你居然录取了她?”艾达讽刺着。

“夏薇薇的作品你又不是没有见过,能做出这么好的作品的人,也是少有的,更何况有客户一眼就看中了她的作品,破格录取,也是人之常情。”秦牧云语气有些不悦,“你再这么无理取闹,我倒是要问问你到底想做什么了?”

艾达被这句话点燃了心中的那根导火线,气的甩手走人,“你会后悔的!”留下这句话,转身而走的艾达,却看到了拐弯处的夏薇薇。

夏薇薇一时有些窘迫,勉强伸出手,朝着来人打了打招呼。

“你够可以的!”走到夏薇薇身边的时候,艾达狠狠的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夏薇薇更是莫名其妙,刚刚秦牧云所说的作品到底是什么?她连个PS都不会的人,怎么会有作品的?

难道这真的是秦牧云的帮忙?

想到这一层,夏薇薇想去给秦牧云道谢,却发现人早已不在,看着空空如也的大楼,夏薇薇抱紧了自己的包包,也急忙离开,今天可以给母亲买点好吃的补一补身子了。

翌日,夏薇薇早早的起来,在网上查了不少关于插画方面的知识,开始给自己强行恶补,可是连一点基础都没有的她,根本就是如同在看天书一般。

整整几个小时,夏薇薇都没有记住书中讲的是什么,那些生硬而又枯燥的文字,倒是绕的她脑袋都大了。

“这是实践的模版,关于一些细节问题,都在这个文档里面。”

“叮咚”一声,微信传来了消息。

午夜阳光再次发来一条消息,一个文档,和简单的一些关于插画言简意赅的解释,夏薇薇看着这简短的解释,倒是觉得思路清晰了不少。

打开文档,里面整整齐齐的列了不少例子和讲解,图文并茂,可比单纯的看那些生硬的文字好的多了,而且这些文档还是经过特意的整理好的,里面还有一些细节解释,夏薇薇一看就是一目了然。

手里拿着本子做着笔记,把这知识慢慢的看进脑子里,慢慢的消化着。

夏薇薇顿时觉得感激这个午夜阳光,想要请他吃饭作为报答,可是午夜阳光却如同消失一般,接连几天没有给她回这个消息。

夏薇薇抱着手机窝在床上,想想也是,她现在和秦牧云的身份那么尴尬,要是再来吃顿饭,岂不是要被艾达误会的更深了?

正想给午夜阳光回一则消息,告诉他饭是不请了,但是感激的话还是要送到位时,午夜阳光倒是再次发来了一则消息。

这次发来的是一个视频。

“这个是插画的一些视频,基础的,你先看一看,再学一学。”

在丨微信丨公众丨号【中意文学】回复228”即可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中意

相关阅读

新华在线网(thexinhua.com)Copylift © 2017 thexinhua.com All Right Reserved. 佳媒平台[ www.mitiplus.com ]成员.

稿件、媒介合作:media@mitiplus.com 客服、投诉建议:service@mitipl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