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在线新闻 国际正文

日本核材料够造6000枚核弹 美国为何“纵容”?

2018/7/30 10:17:12   来源:瞭望智库

原标题:这个国家的核材料够造6000枚核弹,美国为何对它总是“网开一面”?

本月17日,一则“日本钚库存过量”的消息,将日本的“核问题”摆到了前台。

同一天,《日美核能协定》30年期限届满自动延长,美国通过这一协定允许日本在核电项目中提取钚,成为日本核能政策的基础。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多年来从核电站乏燃料中提取钚,以便作为燃料再利用,现阶段钚库存量高达47吨。钚同时是一种能转用于核武器的放射物质,按照共同社的说法,这“相当于制造6000枚核弹的量”

以往的伊核问题、朝核问题、以及更早的利比亚核问题……但凡与核武器沾边,立即招致国际上的口诛笔伐乃至实际制裁。然而日本却能成为例外,毫不避嫌,在“保护伞”下堂而皇之地发展核能力。

这个一直以“核武受害国”自居、表面上强调自己无意拥核的国家,其核政策却一向极不透明,对于核武的态度也一向模棱两可。日本的钚储量,一直是世人关注的问题。此前一直“纵容”日本的美国,近些年都开始发出“要求日本归还钚”的声音,让人们不得不联想日本是否在暗中研究核武器。

那么,日本储存如此大量核燃料到底是想做什么?日本到底有没有制造核武的企图?有没有制造核武器的能力呢?

文| 何方 瞭望智库特约能源观察员

编辑| 黄俊峰 瞭望智库

1

日本的“真面目”藏了二十年

日本是世界上最早研究核武器的国家之一,在二战期间,日本陆军和海军分别执行“仁计划”和“F计划”研究核武器。虽然这些计划在战争后期被美国中断,但日本拥有核武的企图却一直都未消失。

1952年,日本被允许发展核电,此后不久,日本保守政治家中曾根康弘等人联名向国会提出了战后第一份“核能预算”,该预算总规模为2.6亿日元,其中2.35亿是反应堆的建造费。这个方案以让人吃惊的速度在国会获得了通过,显示了日本在获取核技术方面的急迫心情。

现年100岁的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

然而,由于有“全球唯一”被原子弹轰炸的历史,加之1954年又发生了日本渔船被美国氢弹试验误伤的“第五福龙丸号事件”,日本民间恐核、反核情绪一向高涨,“民意”成为日本核技术发展的障碍。

为了推动日本的核事业,在传媒大亨正力松太郎的领导下,受财阀资本控制的日本媒体一改往日的反核立场进行宣传。更魔幻的是,正力松太郎这个对核能一窍不通的传媒人,竟然因此而获得了“日本核能之父”的称号。

日本传媒界的传奇人物正力松太郎

在“获取核技术”这个议题上,日本政界和经济界精英中存在广泛的共识。在政界和传媒界的推动下,1955年11月,日美签署了《日美核能协定》,根据协定,美国向日本提供试验用的反应堆的设计资料,并借给日本6公斤浓度为20%的铀235核材料。日本核工业由此重生。

1956年元旦,日本核能委员会建立;6月,日本在茨城县东海村设立日本核能研究所,并在此建造动力试验堆JPDR(沸水堆)。核能委员会的建立,让日本开始有了组织发展核电的领导机构;而日本核能研究所的建立,则让日本开始培养自己的核能人才。与此同时,日本国会迅速通过了《核能基本法》等配套法规。日本的核工业发展很快走上了正轨。

经过五十年代的研究和摸索后,在美国通用电气和西屋电气的帮助下,日本在60年代后迎来了核电大发展,到70年代末,日本已经建造了数十台成熟的商用核电机组,核电产业初具规模。

而从此时开始,日本藏在核电“面具”后企图获取核武的真面目也渐渐展现出来。

2

核电燃料循环链暗藏玄机

1974年,日本发布了《电源开发促进税法》,对核电企业给予各种优惠措施,同时,日本也力求发展自己完善的核闭式循环产业链。而这个“核闭式循环产业链”,是非核武国家的“大忌”。为什么这样说?因为迄今任何发展这个产业链的国家,莫不走上了发展核武的道路。

这条产业链,说的是核燃料循环。核燃料循环,简单说来,分为上中下游三个部分。

上游是核燃料的制作。

由于目前绝大部分核电机组使用浓缩铀做燃料,所以,一个国家若要制造核燃料,前提是必须掌握铀浓缩技术。而铀浓缩技术,也是制作原子弹的关键技术。可以说,拥有了铀浓缩技术,基本上等于拥有了制造铀原子弹的能力。

《红海行动》主线剧情中频繁出现的“黄饼”就是铀浓缩物

例如,巴基斯坦的原子弹,就是以浓缩铀为基础制作的。而美国在没有伊朗制造核武器的确凿证据情况下,如此关注其铀浓缩工厂,原因也在此。尽管伊朗一再表示自己生产浓缩铀只是为了制作核燃料,但是美国抓住“核能力”这点不放,因为浓缩铀浓缩再浓缩,就能做核弹了。

核燃料循环的中游,就是大家所熟悉的核电。

核电是人类和平利用原子能的重要成就,但是反应堆在释放能量的过程中,还会生成钚239(以下简称钚)等裂变元素。而钚和铀一样,都可能成为核武的“先导”,到底是天使还是魔鬼,就看人们如何利用它了。

核燃料循环的下游,主要是从乏燃料中分离钚。【注:乏燃料,即核电厂用过的核燃料。】

钚也是一种裂变元素,提取出来后制造混合燃料,可以再次进入反应堆进行发电。但钚同时又是比铀更适合制造原子弹的元素,它的临界质量比铀更小。比如印度、朝鲜的原子弹都属于钚弹。

从核循环产业链可以清晰地看出,核电和核武其实就是一对孪生兄弟。只要在核燃料循环体系中,掌握铀浓缩技术或钚提取技术其中一种,就事实上拥有了制造原子弹的能力。而日本想要发展的“核闭式循环产业链”,则是计划二者兼得,拥有完整核燃料循环产业链。

能力加上意愿,足以形成制造核武的条件。而日本的拥核企图,并非其核工业发展成熟后野心膨胀,而是自二战以来一直藏在心底的夙愿。我们从日本政界战后关于核武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

1957年,时任首相岸信介致信美国政府,称“如果日本认为有必要,将进行核武装”。

1961年,时任首相池田勇人公开对美国国务卿表示“我这个内阁中有很多核武装论者”。事实上这个“很多”就包括他自己。

1964年,时任首相佐藤荣作对美国总统约翰逊表示:“中国已经有了自己的核武器,我们日本也得有。”讽刺的是,这位佐藤首相,正是日本“无核三原则”的提出者。

对于拥核,日本吃相最难看的一次发生在1969年。这一年,联合国通过《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日本众多政客认为该条约剥夺了日本核武装的权利,挑起了日本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高涨的反美民族主义情绪,用以威胁美国,表达不满。虽然在美国施压下,日本政府最终勉强于1970年在条约上签字了,但是日本国会却一致拒绝该条约生效。直到1976年,日本政客发现反对无望的时候,才不得不勉强让条约生效。

事实上,在此之前,根据日美核密约,日本通过允许美国将核武器部署在日本,已经成为了事实上的“有核国家”。

1960年,日美签署核密约,允许美国在不通报日本的情况下,将核武器运往日本。70年代,日美又签署核密约,再次确认了美国在日本部署核武器的权利。只是,单单“有核”并不能满足日本的野心,他们暗中一直追求自己真正“拥核”。

日本政府在口头上一直表示“反核”,暗中却允许美国将核武器运进日本。60年代美国根据日美核密约将核潜艇驶入日本港口,当这件事被媒体报道后,引发了全日本的反核武浪潮。面对举国反对,日本政府不得不宣布采取“弥缝之策(补救措施)”,也就是所谓的“无核三原则”。1967年,日本宣布:“政府从岸信内阁起,就一直坚持对于核武器的不制造,不持有,不运进的方针!”

“无核三原则”是日本政府被逼宣布的政策,只是为了掩盖日本的核武企图。提出无核三原则的佐藤荣作,私下就曾对美国官员说“无核之谈是毫无意义的”。

日本战后在任时间最长的首相佐藤荣作,他提出的“无核三原则”真正欺骗了全世界——他竟因此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3

养虎为患,日本核能力已震惊美国

核电和核武,如同一个硬币的两面,二者无法割离,甚至本质相通,在“心术不正”者手中,核电转化为核武只在翻覆之间。

如前面讲到的,核循环产业链中的上下游技术,是研究核武器技术最关键的技术。作为一个工业强国,日本对研究核循环产业链上下游技术的兴趣,却远远大于研究中游技术——打造日本核电品牌的兴趣,这不得不让人觉得诡异。这只能说明,相比核电,日本对核武器更感兴趣。

一开始,日本民间对于核循环技术并不太感冒,因为这些技术不仅不赚钱,风险还很高。这让日本政府焦急万分,于是政府将核燃料循环技术研发作为“国家计划”,由国家投巨额资金,并由科技厅和动燃事业部联合进行研发。日本的意思很明显,靠国家力量“强推”,也要拥有完善的核循环产业链技术。

换作世界上大部分其他国家,公开说发展核循环产业,美国肯定马上抡着棒子揍过来了。

这样的先例比比皆是。例如巴基斯坦,虽然美巴是盟友,但当美国得知巴基斯坦要建核燃料后处理(用于钚提取)工厂时,立刻对巴基斯坦进行经济制裁并附带政治颠覆,差点将巴基斯坦“搞残”。再如伊朗,自从美国发现伊朗在从事铀浓缩活动后,就对其进行长达数十年的制裁。朝鲜就更不用说了,印度也一样,美国在得知印度建立了核燃料后处理厂后,美国也是毫不留情地挥起了制裁大棒。

今年5月美国退出伊核协议,重启对伊朗制裁

但是日本不一样,不仅公开说要搞铀浓缩,还要建立核燃料后处理工厂。对于日本明目张胆要铀又要钚的行为,美国不仅没有一句反对,而且还默许英国和法国帮助日本。

从60年代开始,日本就埋头搞起了铀浓缩研究。日本动燃事业部在人形峠建设了铀浓缩工厂,该厂1982年投产,虽然年分离能力很小,远远不能为日本众多核电站提供燃料,但是日本通过它初步掌握了铀浓缩技术。

此后,由众多“爱国”民企投资,日本又在六所村建设了一座大型的铀浓缩工厂,经过三次扩大产能后,这座工厂的铀浓缩能力达到了600吨SWU每年,每年可以提取浓度3%的浓缩铀150吨。若反复分离,大量生产武器级的铀易如反掌,而理论上,制造一颗铀弹只需要25千克。

而日本的钚提取技术,能力更是惊人。1969年,日本已经掌握了钚分离技术,第一次从乏燃料中分离出208克钚。

刚开始,日本由于钚分离能力有限,日本将乏燃料运往英法处理。后来,日本钚提取技术能力上来后,开始自己进行钚生产。到2012年年末,日本国内贮存的钚已经达到了9.3吨,还在英法两国存放了34.9吨,共计44.2吨。而理论上,而制造一颗钚弹,只需要9千克钚。

日本生产钚的幌子是制造铀钚混合燃料和用于快堆研究。但实际上,日本仅仅有4座反应堆使用了混合燃料。至于快堆,普贤快堆早已退役,文殊快堆在1995年事故后一直没有运行。日本钚存量,在目前40多吨的基础上,依然在不断增加,却根本没有消耗这些钚的渠道。

注:快堆,即“快中子反应堆”的简称,是世界上第四代先进核能系统的首选堆型。

日本“文殊快堆”,已处于停运状态

2014年,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过去两年向国际原子能机构报告本国贮存的钚存量时,漏报了640千克浓度为62%的钚。这些钚去哪了,不得不让人遐想。

事实上,日本核电表面上发电,暗中研究核武的企图,国际社会早有共论,连一直“放纵”日本的美国有时候都开始担忧。2014年1月,美国曾要求日本公开钚存量,归还属于美国的钚,震惊了国际舆论。

4

日本领导人“自曝”:事实拥核

尽管日本口头上表示自己没有核武企图,但是细究日本领导人的表态,研究日本的工业情报,日本应该是一个大概率拥核,至少是已经掌握核武研制和投放技术的事实拥核国。

1991年,日本首相宫泽喜一公开表示:“对于日本来说,核武装在技术上没有问题,财政上更没有问题。”【潜台词:我有技术有钱,只要想做,随时可以做出来。】

2002年,安倍晋三表示,“宪法不禁止日本拥有核武器”,“日本需要小型核武器”。【潜台词:我们制造核武没有法律限制,我实在想造几个出来了。】

上述两人的表态,已经毫无顾忌地告诉世界:日本通过发展铀浓缩技术和钚分离技术,已经完全具备了大量制造原子弹的能力。

日本不仅具有制造核弹的能力,而且还有核弹投送能力。日本在上世界90年代就已经掌握了独立发射卫星的固体火箭技术,这意味着其已经掌握了可以转为开发洲际弹道导弹的固体火箭技术。在战争中,日本可以迅速建立全球化的核威慑力量。

上以上分析可以看出,日本所谓的“无核三原则”仅仅是掩盖自身核武企图的幌子,根本不可相信。如何让日本的核政策变得公开透明,将日本的核能力至于国际社会的监督之下,是一个迫切的,关乎地区乃至全球安全的严峻课题。

日本核电站泄漏事故宛在昨日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责任编辑:mitiplus

相关阅读

新华在线网(thexinhua.com)Copylift © 2017 thexinhua.com All Right Reserved. 佳媒平台[ www.mitiplus.com ]成员.

稿件、媒介合作:media@mitiplus.com 客服、投诉建议:service@mitipl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