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在线新闻 社会正文

“农民”机长11年造200多架飞机 身体散架还要飞

2017/10/26 11:22:49   来源:广州日报

“农民”机长


亲自制造一架飞机是平常人不敢想象的事,而他却在11年间倾其所有,捣鼓出200多架飞机。


赵斌家院子里放着的飞机残骸赵斌家院子里放着的飞机残骸

这些年,没有任何飞机设计基础的赵斌痴迷于飞机设计和飞行,他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3年前,他因在试飞一款飞机时发生事故,把腰椎摔断,成了残疾人在床上躺了整整3年。医生告诉他,这辈子都不能再飞了,但“不要命”的他却依旧坚持要开着自己设计的飞机飞上天。


赵斌在设计飞机上的投入达到2000万元。如今,他建起了50亩的试飞基地,还想在自己的“机场”附近建一个航空小镇,他甚至接到了国外几百架旋翼机的订单。自嘲是“农民发明家”的赵斌说,哪怕飞行再危险,他也要“活到老,飞到老”。


文、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欢欢、石钰


赵斌坐在自己设计的飞机上赵斌坐在自己设计的飞机上

记者来到赵斌位于清远的飞机试飞基地时,桌上两碗泡面刚刚泡好,这个机场位于一座堤坝的内侧,赵斌端起泡面,像喝汤一样,三两下就风卷残云。一同在座的还有来自北京、昆明等地的全国“飞友”。赵斌的眼圈还有些发黑,“这几天有很多飞友从全国各地来找我,每天喝酒聊天,很尽兴,所以晚上睡得有些晚。”


刚开始配件都是山寨货


今年40岁的赵斌是潮汕人,身穿一件灰色迷彩外套,他上中专时学的是电子科技,中专毕业后就出来做生意,先是维修电梯,后是承包工地。才20多岁时,就成了小有名气的老板。


十多年前,赵斌在河南一家煤矿工作,每天进出矿山都要在泥泞的土地里开车几个小时。当时他就异想天开,“要是有架直升机就好了”。


2006年,他去东莞一个朋友家玩时,看到了一架二手小直升机,第一次乘这种小直升机让赵斌很着迷。“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太刺激了,让我每个晚上都睡不着觉。”


赵斌飞机的仪表盘赵斌飞机的仪表盘

因为无法购买这架直升机,学电子科技的赵斌决定动手造一架飞机出来。


他先是从国内几个喜欢造飞机的“发明家”那里找来了这种小型旋翼飞机的图纸,在接下来三个月,他开始了组装:零件从废品站买来,机身用废铁加工而成,轮子由童车车轮改装,飞行操控柄是游戏机上拆下来的,飞行仪表盘上的指针是从摩托车上拆下来的,驾驶椅是汽车上的座椅。对于最重要的部件发动机,他先后尝试用汽车发动机、摩托车发动机和摩托艇发动机进行试验,最终发现,还是摩托艇发动机轻便,功率较大,比较适合做飞机发动机。飞机上最贵的是螺旋桨和旋翼,一副要1万多元,最贵的要7万元,为了省钱,他自己设计好图纸,然后找来铝合金材料,让模具厂帮他们磨制。


赵斌形容当时的状态是“着了魔”,“那段时间我每天只睡3小时,有时连续熬两三个通宵,做梦的都是如何设计飞机,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把梦里想到的写下来。”


让他沮丧的是,飞机始终飞不上天。“通常是,早上出发时还是一架完整的飞机,晚上回家时就成一堆废铁了,辛苦花费四五万元制造的飞机彻底报销了。”学飞阶段,赵斌至少摔烂了4架飞机。直到找到“民间自制飞机第一人”徐斌帮忙制造飞机,他的飞机才第一次成功上天。


那是在2007年1月,经过3个月的设计研制,他终于坐在自己的飞机上,像小鸟一样俯瞰着曾经熟悉的土地,“第一次试飞一米多高,飞机离地之后,脑子里一片空白,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怎么控制。”


赵斌告诉记者,他的这些旋翼机通常飞行高度只有约200米,每次试飞时,都向当地空管部门报批,通过后才允许飞行。


摔成残疾全身打满钢板


但赵斌这种不要命的做法妻子却坚决反对,两人因为这件事曾经闹到要离婚的地步。妻子不止一次苦劝他放弃造飞机,但他却变卖房产,将留给女儿将来读书的钱都花了。随着飞上天的次数越来越多,赵斌的技术越来越娴熟,他不再像第一次上天那样恐惧,但危险也就在此时降临,他不止一次和死神擦肩而过。


2014年秋,赵斌遭遇了飞行生涯中最大的一次事故。当时,他受几名“飞友”的邀请,到江苏乘坐一位飞友研制的新飞机,因为当天风大,在降落时,飞机在距离地面几十米的地方,撞上了一根水泥电线杆。飞机像一根断了线的风筝,重重地摔在了水泥地上,他两眼一黑,几位飞友抬着他去了最近的医院,他的盆骨散架了,腰椎也粉碎性骨折,在江苏做了2次手术。当他离开江苏时,他第一次感受到悲凉,“我全身打满钢板,难以动弹,是被抬回广州的,有一个朋友买了一串鞭炮在我车后放。”回广州他又做了8次手术,前后在医院待了整整三个月。


“那段时间我早上盼着天黑,天黑了又盼着天亮,一想到成了废人,真的是不想活了,但却连拿菜刀自杀的力气都没有。”这次事故对赵斌造成了难以恢复的重创,他的腰椎至今还是弯的,因为当时做手术感染,腰后现在还有一个大窟窿,腿部神经的受损让他的下半身尤其是右腿失去知觉。


身体散架他还要飞


赵斌在床上足足躺了3年时间,居委会、义工相继来慰问,劝他办残疾人证,可以有低保。但他一口拒绝了,郑智化的歌帮他度过那段艰难的日子。《水手》《星星点点》都给了他极大的鼓舞。“郑智化也是残疾人,听他的歌有共鸣。”


生性倔强的赵斌不愿意屈服。在他卧床的那段日子,曾经20多人的飞机设计团队,走得只剩5人。但即便瘫痪在床,赵斌依旧没有消停,他脑子里还想着如何设计飞机,他将小面包车改成“房车”,躺在床上继续画图纸,让工人们从外面买来废旧钢管和发动机,他试着改装。医生告诉他,这辈子都别想飞行了,甚至连车都不能开,因为他的右腿无法控制刹车。


但赵斌仍然渴望在天空翱翔的感觉,他常常在跑道周边徘徊,3年后,赵斌竟奇迹般地康复了,可以慢慢下地走路,但依然无法亲自试飞,特别是起飞和落地时的颠簸会严重影响腰部神经,让他疼痛难忍。


今年9月23日,已经3年没有上机的赵斌按捺不住躁动的心,再次上了飞机,他让同伴坐前座操控飞机,自己在后座向同伴发出指挥口令。赵斌说,在设计飞机这件事上,他有一股“牛劲”。在他看来,只要肯钻研,没什么摸不透的,“以前我在电梯系统工作,同事都是留学的博士,图纸他们都不愿意给我,为了能尽快将东西学到手,我晚上彻夜不睡觉,开个手电筒在机房学习。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就把整个电梯系统摸熟,只用一年的时间,就把技术学到手自己单干。”


捣鼓出200多架飞机


11年间,赵斌的公司一共制造出200架飞机,其中包括上百架旋翼机,他的飞行时间超过1000小时,还有当年4850米的飞行高度纪录。现如今,他制造的旋翼机时速可以超过200多公里,飞行高度超过5000米。他在制造飞机上的投入累计达到2000万元。


赵斌强调,尽管开飞机上天风险大,但他并非不要命蛮干,他对自己设计的飞机有信心,信心是建立在技术基础上的:旋翼飞机就好像是一个竹蜻蜓,利用向前飞时的相对气流吹动旋翼自转以产生升力,跟直升机不一样,不能垂直起降。正因为这样,它才安全。旋翼机在下降时,只要关闭发动机,控制好速度,飞机落地时就好像竹蜻蜓落地一样,轻飘飘地落在地上。即便落地时撞在树上或玉米地里,由于身体被安全带固定在厚实的座椅上,一般不会承受过重的冲击。


“我不是疯子。喜欢飞行的人都知道,越摔越有信心,越摔越不怕。”为了减轻自己的飞行给周围居民带来的影响,赵斌在选择飞行区域时都格外小心。“起降场地两头没有高压线,没有电站、核电站,遵守规则,远离机场,在低空飞行,飞行高度不超过200米,飞行速度一般都在100公里/小时。”


记者也亲自体验了一把他自己设计的“土飞机”。戴上头盔,把安全带捆绑在身上,随着一阵马达声轰鸣,飞机大概滑行了300米之后,飞向了空中。与大型客机相比,这种小飞机起飞时晃动得厉害,在空中也没有那么稳当,空中的风力稍微有些大,飞机就有些颠簸。但赵斌对此早就习以为常。当飞机飞到200米的高空,地面上的卡车看起来明显要小多了,绿油油的玉米地翻滚着波浪。“坐稳了,要下降了。”赵斌一声令下,调低发动机转速,飞机开始缓缓下降,不过依旧颠簸得厉害,有些像坐过山车。快到地面时,他关闭发动机,飞机带着一定的冲力落在草地上。


赵斌说,他设计的这款飞机,前后座都能操作,如果其中一人 发现另外一人操作方法不对,可以进行补救。“这种旋翼机是所有飞机中最安全的。对起飞条件要求很低,不需要专门的水泥跑道,风力不超过6级就能飞。”


已获数百架国外订单


赵斌的机场位置偏僻,如果不经人指引,一般人很难找到。从堤坝上下一段陡坡后,进入一片郁郁葱葱的玉米地,宛若进入了一个农场,一个面积有两三百平方米的铁皮屋豁然映入眼帘。一个由钢筋加固的铁皮屋就是赵斌平时捣鼓飞机的地方,也是他的机库。机库前方有一条长约500米的平整草坪,这就是赵斌的飞机跑道。草坪的一侧则是一片金色的沙滩。挨着沙滩的是一条小河。“有时飞机飞成功了,我们就在河里钓鱼,然后在沙滩上烤着吃庆功,天气好的时候我们还能开着快艇在河里跑,把快艇开到河中间在船上钓鱼,别提多爽了。”说起如今捣鼓飞机的生活,他兴奋得像一个刚刚得了糖果的孩子。


赵斌的这个机场大约有50亩。今年4月,他一路从广州、东莞、深圳开着车寻找场地,最终找到了这个偏僻但环境优雅的小山村。赵斌说,他就是享受这种在空中翱翔的感觉,即便是自己不飞,别人飞,他在地上看着也觉得过瘾。


赵斌自嘲是“农民发明家”。但如今,他设计制造出的一批旋翼机却已经开始接到国外的订单。他指着机库中一台乳白色的飞机告诉记者,这架飞机已经被东南亚的一个国家预定,价格是50万元,他已经接到了几百架旋翼机的订单。“不客气地说。我的旋翼机制造水平已经跟欧洲的水平相当。接下来如果批量生产的话,主要是要扩充生产线。”


对于未来,赵斌有清晰的规划,那就是设计重量较大的无人飞机。在他的机库,停放着一架已经初见雏形的无人机,普通的无人机最多重量不超过5公斤,但他设计的无人机,重量能达到50公斤,装载120升农药。他说,他设计的农用无人机,喷洒效率是现在市场上销售的无人机的几百倍。“现在无人机是电动的,一块电池顶多用上3个小时,几个人一天顶多喷一两百亩,要是用我这架无人机,几分钟就可以搞定一两百亩,一天能喷一万多亩。当然,最终投入使用还有一两年。”


如今,赵斌设计的飞机中部分已经获得了飞行许可。随着他在飞行发烧友中名气越来越大,每天都有飞友来找他切磋。他的梦想是把自己这个试飞机场和周边的几个试飞场打通,形成一个以航空文化为主题的航空小镇。“人生在世,总是要有些梦想,总要有放下一切去拼一把的勇气,如果你连梦想都没有的话,跟咸鱼有什么两样?”赵斌哈哈大笑着说。


赵斌说,这些年一直传出低空域飞行将放开的消息,他现在最大的期待就是,未来3~5年低空域飞行将来能彻底放开,那样,中国“飞行者”们的春天就来了,中国的小型飞机研发也将迎来爆发。“那时,我有适航证,这些飞机就可以像汽车那样上户买卖了。”赵斌说,他要活到老,飞到老。


责任编辑:mitiplus

相关阅读

新华在线网(thexinhua.com)Copylift © 2017 thexinhua.com All Right Reserved. 佳媒平台[ www.mitiplus.com ]成员.

稿件、媒介合作:media@mitiplus.com 客服、投诉建议:service@mitiplus.com